意念摸鱼好总裁

摸摸摸摸摸摸鱼

水农(上)

中学的时候,我买了第一条喇叭裤,认识了白水。
那时候是改革开放的头几年,街角的合作社小院儿里每晚胶片在嘎吱嘎吱声里艰难地运作,买上几包一角两角的花生,一看一宿的大有人在。
喇叭裤、披肩发,惊心动魄的爱情,是那个时候每个年轻人的梦想。
父亲在报社工作,母亲是纺织厂女工,家里勉强算是不愁吃穿。一条喇叭裤不算妄想,但守旧的父母听到我的想法几乎把两条眉毛拧成麻花。
在他们的意识里,那玩意儿不能吃不能用,完全没必要花那么多钱买这么块布头。
他们低估了年轻姑娘的爱美之心。
在学校里吃饭喝水是要交钱的,很多学生都选择自己带饭。而平常家里的用水有限,学校里的水是水农肩挑膀扛提到学校,再一勺勺分给学生的,不交钱就等于要渴上一整天。
我用两个月的水费买了一条浅色喇叭裤,穿上它的时候心脏简直快要蹦出胸膛。最初一时的狂喜和优越感使我忽略了生理需求,而新鲜感过去之后,对水的渴求战胜了一切。每天在家喝水仍然不够,也怕被父母看出端倪,不敢多喝。
挑水的老水农身子骨硬朗,浅色的眼睛盯着人看时叫人毛骨悚然,舀水的时候绷着张脸不发一言,长着老人斑的粗糙大手舀起的每一勺水的分量都差不多。我们怕他,在他面前往往也不敢说话。
在我买了喇叭裤的第二个星期,我们听说老水农在打水的时候摔断了腿,水农要换人了。我暗自祈祷新来的水农没那么严肃,可以让我喝点剩下来的水。
关乎到每天饮水,同学们对于新来的水农都抱有极大的好奇心。水农出现在学校的时候,还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骚动。
水农很年轻,看上去18、9的年纪,五官很硬朗,尤其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他穿着条褪色的布裤子,上身白色背心紧紧绷着,勾勒出清晰的肌肉纹理,黝黑的皮肤上汗珠四下淌着,阳光一照,整个人都有些闪闪发光的意思。被四桶水压弯的扁担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像是没有重量,他的脚步很稳,偶尔抬手擦擦汗,隆起的肌肉看上去满是用不完的力量。
他就这样出现,像《追捕》里的矢野警官,让我的心忽然开始狂跳。
然而当他放下扁担拿起水舀开始准备分水时,我相当清楚至少那一刻我的心跳是冲着水去的。
我几乎是冲过去,大声地冲他嚎叫着自己的情况。
同学们的表情精彩纷呈。
我在喊完的一刹那忽然意识到了有多丢人,于是不敢再抬头看他。
他说话了,那个低低的很纯粹的爷们儿的声音我想我会记得一辈子。
他说:“行啊,你帮我分水,我就把留下来的水给你。”我抬头看他,他低头看我,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明亮的眼睛眯成两条弯弯的缝。
那时候我知道了,看上去深沉的帅哥笑起来也许会很亲切。
新来的水农说到做到,在我替他分了全部女生的水后,又笑着向我道谢,把剩下来的水给了我。
然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刘白水。
(★女第一人称视角,放心这姑娘最终炮灰,这篇是洒家难得的he★攻下章出场★这篇分三次完结★攻狂狷酷霸跩★攻受纯爷们儿但攻皮子看上去属于“邪魅一笑”类型★卧槽洒家在说些毛线★哈哈哈哈哈哈窝也是醉了)

评论(3)

热度(10)

  1. 天国的邮箱君意念摸鱼好总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