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大梦一场 江流儿×大圣

可以说无cp

算是衍生

并没有帅气的唐僧请注意

文风突变注意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食用

—————————————————————————————

那傲来五十洲,曾有一石猴,生来可纵越,能通灵。

那凌霄宝殿,曾有一石猴,身如玄铁,火眼金睛,七十二变,血似披风猎猎,铮铁金甲灼那十万天兵眼。

那五指山下,曾有一石猴,枕星伴月,蝉鸣蛙声不闻,寻常世间难见,只忆那五百年前桀骜入眠。

那孩童身边,曾有一石猴,法印紧锁,不复风光,只那狂情依旧,锋芒仍存,法力不在仍骄傲如天地间至尊。

然而那石猴自遇见江流儿,就对他无可奈何。

他跟他一路,唠唠叨叨叙说着他曾经的传说,总也甩不掉。然而他不能打他,那般执着与天真,看向他的眼神满是憧憬和信赖。

只那份从未有人给过的信任,常堵得他心口灼痛。

这小屁孩儿,小屁孩儿。

石猴这样无可奈何而并不恶毒地腹诽着似粘在了身后的第二条尾巴。

习惯了孤行,有陪伴之人的感觉,却也不坏。

只是那陪伴之人,稍微聒噪了些,吵得他耳朵都要聋了。

那些短暂时光,还挺不错的。

陪那小家伙送傻丫头回家,然后,便回花果山吧,偶尔去看看那江流儿,也好。

石猴曾经这样期冀着。

谁能料到这变化无常,如五百年前那纵横凌霄后如来嘴角慈悲而恶意的微笑,如五百年后大石再次倾覆了石猴的温暖。

放那小玩偶在他手中,石猴最后看了一眼,怒意悲痛挟千钧之力席卷而来,那木石为甲,那法印湮灭。

天地之间,只余大圣。

身如玄铁,火眼金睛,七十二变,与传说丝毫不差。

大圣金甲灼灼,运起手中金箍棒,屠戮眼前泼魔,亦屠戮那法印留给他的耻辱。

一声狂吼,涤净这四尘六荒,八面威风,扫平这五路荒夷。

江流儿,江流儿。

俺老孙,用这金箍棒替你扫清来世之路,替你荡平那万千妖魔。

那大圣立在山头许久,纵身跃去不知何处。

只那满目废墟与孤孤单单躺在废墟中的小和尚,手中却到底是抓住了一度丢失的小玩偶。

血似披风猎猎,十万天兵胆寒。

又是几何载,天地几经变。

石猴已沉睡许久,做那大梦许多。

止梦中总有一人,白马僧衣,秃头明亮,引他止不住发笑。

却总也触不到他,似乎两人隔阂千里。

他摇头,却忽然间,天摇地动。

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一个明亮的秃头和红色僧衣出现在眼前,和尚眼瞳明亮,一如从前。

那和尚身边,如今有一大圣,金箍儿在头,金箍棒在手,放肆谈笑,不减狂傲。

一如那过往峥嵘。

—————————————end—————————————

总破廉耻不好……洒家就默默装个逼´∀`

评论(1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