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混沌后续

he xie了一下……
之前留言的姑娘洒家会回的!

那混沌观这猴儿急赤白脸样状,便知他尾巴是经不得碰的,当下又在手中绕了几圈,将条软和暖热长尾缠在臂上,笑了开来。

“猴儿,现下,该谁叫谁爷爷?”

那猴王直恼得个邪火蹭蹭,骂道:“你这泼物,干得这些个偷卵摸蛋的勾当,再不放,便要剁得你这泼魔成个鲊酱!”

混沌好个乖滑,咽下那喉口黑血,冷笑看着大圣,言道:“你这猴儿也莫嚷,你也道那恃强而为天,你既有这软肋,却莫怪我如此,反来叫我三声爷爷,我便撒手,如若不然,就休怪我扯下你这猴尾炖汤!”手中长尾忽簌簌乍起了一圈硬愣愣细毛,扭得似水中鱼儿,他就着势往根处一捋,一挑,再续着一压,端的是那三花聚莲,使的是一把巧劲儿,正正当当叫那豪强软做无骨柳,只拿一双明晃晃金睛怒视他,森白牙磋磨,似只消片刻便要将他挫骨扬灰般可怖。

这一个猴王,软错错仍要逞英豪,那一个凶怪,伤累累却把言相讥,只苦那八戒战战兢兢恨不脱逃,那小江流呆立难省,清水鼻涕流得不住。

两个一般顽劣一般难缠,一个是天生猴王曾几破天裂地,一个是心性毒吅辣要那生灵相祭,此时互不相让,一个踩着那泼魔心口,一个扯着那猴王吅后尾,苦苦的争持着。

两个争持许久不提,混沌只觉狂性吅欲发,手中再没个分寸,将那尾巴捏得吱吱作响,猴王冷不防吃了一跌,惊见那混沌青筋浮突,忙喊着那八戒与江流儿速走,却是被那泼魔反过来压在身下,只拿手堪堪抵住,确见老猪叼着江流儿衣领拱着那老吅师傅,伴一群唧唧喳喳小童离去,方集神推搡那混沌,那混沌咬破舌吅尖,喷一口浊血,稔了个诀,方强自稳住心神,然那杀吅戮屠诛的暴欲却如水涨船高,然偏到无巧不成书,那大圣此时一心只记着挣动,叫嚷着:“俺把你这个亡人,竟是失了疯么,压得你孙爷爷好生不舒吅爽也,放开放开,当心那照头一棒!”

他却要再叫嚣,却如火盆中丢吅了那烈炭,将个混沌激得一口咬在他那脖颈上,大力掐揉起手吅感颇得趣的挣扎不休长尾,那猴王再按捺不住,举起金箍方要砸下,胸前一痛,低头一看,正可着被气了个头昏,那混沌仗着他此时要害被抓身软力乏,竟是硬生生扯下他胸口一撮华亮茸毛,啐在了一旁,还未等他发作,又如那饿虎扑食咬下第二口,边去撕扯那猴王金甲,然而猴王此时金甲乃顽石所化,坚lv硬难侵,他便着了魔似呼哧呼哧改去袭那下吅身缠腰,抖着手解吅开那盘扣拽开那硬甲,叫那猴王羞恼叫嚷,手中金箍棒也握它不住,骨碌碌滚到一边,一惊,忙去够那金箍棒,奈何那神吅智半失的混沌缠磨不休,一时竟够它不着。正自急火,股间一凉,下吅身短甲已解,那好不知羞的混沌赤红着眼硬挤进他腿吅间,单手端起他一边腿,那揉吅弄长尾的手却也不疏忽,叫个大圣咬碎了牙一时奈他不何,只得叫骂:“我的儿,你脱了爷爷的下甲,是要服侍你吅爷爷出恭么?这事儿不消你,爷爷自己还做得,莫要污了你吅爷爷!”

那混沌硬生生挤出些神吅智,嘴中亦还道:“……莫要叫……我的儿……你这泼猴……!”

猴王起了呆性,连叫三声“我的儿”,叫罢大笑,好似此时受制于人的并非是他般。然那混沌再不答话,竟硬生生将那胯下阳吅物挤进大圣后口半寸,听得那大圣一声闷吅哼,长尾一紧,夹他个动弹不得,然混沌实已忍耐不得,趁着那血沫儿狠狠推扯,不顾尘柄疼痛,那大圣也不服软,夹紧那身后口,竟是拉锯般相持起来,一个齁喘要将云覆雨,金枪哏哏;一个闭口只为除妖魔,幽谷洽洽,好是僵持了许久,然终是那软枪强上一筹,那大圣身后小口颇是服帖地裹着混沌阳吅具再无一点反抗。

那花果山中真猴王,豪武之身被个凶魔摁在身下,淫弄快活耍子,只得闭眼不睬暗暗蓄力,却不想,那泼魔业已失魂,越发顶撞得凶狠,扣在大圣腰上的手几要镶嵌进金甲,手中握着的长尾被捏作软趴趴情行,逼得个大圣痛哼出声,颤着依然叫骂他,一会儿要做他爷爷,一会儿又成了他重祖,真个泼劣到极。

那混沌早听不得他叫骂甚么,淫吅心大起,俯下吅身去一口一口咬在大圣那脸项上,那长臂上,留下个个印记,咬得猴王喉口嘶嘶怒响,终忍不得抬手反扣住混沌脊背,运那十足力,以彼还彼,咬住混沌喉口,更激得混沌性发,拱起腰背顶撞得他几欲离地,这真当是狂性伴淫吅心,翻得英杰心魔陡生起,两个强枭,翻得巫山亦云雨。

两人肆意起性,这快活淫戏翻做那斗场争端一般,得个满身齿痕水迹,却见那混沌忽地沉下个腰身,如铁凿巨石般撞得那猴王气短,大喝一声出了精去,骨嘟嘟全数进了那穴吅口,两人方双双瘫软,筋疲力竭,仍是怒目相向,却也着实是天生的冤家几世的孽缘,叫这两人有如此一场凶残情事。

那混沌清醒许多,斜睨大圣许久,扯开嘴角带出个似曾见得的笑。

他道:“孙悟空,这滋味比蟠桃又如何?”

—————————————end—————————————

女王组必然huang bao……肉依然不香,大家凑合次´∀`

评论(2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