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路人大圣 文风突变 赶工

“那猴儿,叫两声给我听听。”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此时此刻光着屁囘股被摁在地上的大圣,眼神涣散。

“怎么着,聋了?”

大圣身后的人拿手啪啪拍了几下他饱满多囘毛的屁囘股,压低了声音冷笑。

大圣勃然大怒青筋暴起,使力抓囘住紧紧掐在腰间的手,毫不留情地一掰,咔吧咔吧,音效非凡然而效果甚微。

那家伙只是皱了皱眉头,被生生掰断的手臂咻地又恢复了,掐得比之前还要牢固。

“你他囘妈嘴给老囘子放干净点,恶心的小白脸儿。法印解除,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大圣已经习惯于这个变囘态的回囘复速度,摆着副咧着嘴皮笑肉不笑混不吝的模样骂骂咧咧,眼里的憎恶却是实打实的。

小白脸儿不搭理他,扶着他的腰只专注于胯囘下那俩玩意儿的快活,打夯似狠囘干一气,在那毛囘茸囘茸股间带出些汁水儿和声响,腹部啪啪拍着大圣股间,直干得大圣吸了一口冷气,那腰囘臀交接处的长尾不自觉地拍打着身后小白脸儿的胸口。

那小白脸儿默默看了看大圣抖动的尾巴,蓦地将胯囘下长枪拔了出来,留下那歙合不断的后口滴滴答答淌一星半点儿白囘浊,两只长满乌黑斑纹的手揪着他的尾巴揉囘搓几下,不出意外地看到大圣整个人都绷直,耳根通红,两条腿也夹囘紧了,长尾挣扎着要从他手中脱离。

他挺着腰间雄赳赳两条怒发大鸟,也不慌不忙,从尾巴根处开始捋,轻轻地滑囘到尾巴中部,使些力气重重掐捏几下,被尾巴后端不轻不重扫了几下,只觉得痒。“大圣的尾巴,很是有灵性啊,甚是知趣。”他出言调笑,鼻息却重了几分,面上浮出浓浓情囘欲。“不如,我奖赏奖赏它,如何?”

大圣暗自压下颤囘抖,蹙眉不屑道:“胡言乱语,我看你是痒了找打!”

那家伙却笑了,嘶嘶叫了几声,伸出分叉长舌,慢慢舔上大圣尾巴根,由下而上,舔shì得他闷囘哼一声,抓紧了地面。

他拿出十成调囘情功夫,不顾胯囘下两条大枪,舔罢尾根又去啜那尾尖,十指按住大圣屁囘股画着圈揉囘捏,直把大圣弄得咬牙强忍不愿漏出一点儿声音,眼睛潮囘红得厉害。

那家伙慢悠悠将大圣的尾巴吸囘吮得湿囘濡,才将嘴巴移开,发出一声暧昧水声,“大圣说得不错,我确实痒了,不过,痒的却是这胯囘下之物,还烦劳大圣替我止止痒了。”说罢,不及他反应过来,两指一抻一夹,夹起那长尾戳向大圣后口,簌簌进去半寸,便就势抽囘插起来,那大圣哪受得了这个,全身毛都立了起来,张嘴大骂:“放开老囘子的尾巴,你这混囘蛋!”然而纵然大圣身心强囘健坚囘硬如铁,那身后小口却硬不起来,嘬嘬地吞吐着长尾,把大圣气得可不轻。

“莫气莫气,我这就给你泄泄火。”那小白脸儿吐着长信儿,趴到大圣背后,长信儿缠上大圣耳鬓厮囘磨,留下濡囘湿水痕,这边还不忘抽囘插那尾巴,狠狠操干着大圣。

那后口自行找到了甜头,不管大圣内心狂怒,吞得越发贪心,几阵狂烈的快囘感麻了他半边身囘子,眼看着就要泄,坏心眼儿的小白脸儿瞅准机会,抽囘出已经湿囘漉囘漉的尾巴,将两条孽根硬囘硬挤进他后口,把那小口撑得泛白,一阵大浪似的酥囘麻直直卷上大圣心口,那长囘腿绷直蹬在地面上,腰间不住颤囘抖,竟是就这么丢囘了精。

那小白脸不管大圣后口痉囘挛着夹囘紧,硬生生用肉刃挤开一条通道,汗流浃背总算顶到了地方,戳着那正细细抖着的未自高囘潮中缓过来的肉囘壁大开大合抽囘插起来,直把大圣捅得几乎咬碎了牙也没忍住泄囘出口的闷囘哼和呻囘吟。

快囘感伴随苦闷的沉郁感,从大圣腰椎处蔓延,那异于常人的大根以刁钻的角度和力度顶撞着敏囘感异常的肉囘壁,几乎要把大圣逼疯。

“你……你这……!我……要……杀了你!法印解后……必定……!”大圣断断续续放着狠话,却全被当做了催囘情剂,那家伙重重顶了几下,几乎要把大圣掀翻过去,那汇集成一种疼痛的快囘感终于让他眼眶湿囘润,几乎软趴在地上。

那小白脸被忽然紧缩的小口一吸,顶着最里面狠磨了几下,终于算是泄囘了在里面。

“好,杀了我,杀了我,不过在这之前,我已占足了便宜吧。”那小白脸低头看他,一瞬不瞬。

“齐天大圣孙悟空————”

“哼。”

——————————————end————————————

啊肉完全不香……嘛还是凑合吃吧……虽然想着写完全无爱的纯肉然而还是忍不住写了苦恋大圣的悲催路人蛇精攻……果然还是真爱啊……


评论(5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