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摸鱼好总裁

摸摸摸摸摸摸鱼

牛魔王×大圣 郭版牛魔王设定



上回书说道,那大圣与七十二路妖王结为莫逆,以兄弟相称,成日里喝酒赏玩美景耍子。那牛魔王年岁最长,堪堪被尊为大哥。

这日,群妖聚首在那花果山饮酒取乐,好个欢局乐场,但见那桌上布着那蔬果仙珍,糖饼儿托面人儿,油酥吅酥衬饼并八宝果子,滚烫烫的香碇,好酒醴酪香得勾人。诸路妖王把酒推盏,叙些大话狂话,喜得那周遭猴子猴孙蹦跳不提。

大圣正自取一个桃儿啃着,边听那蛟魔王谈些道三两五的歪谈,忽地被那酒劲上冲的牛魔王扯住了手,叫嚷道:“贤弟,我与你一见如故,既成兄弟,我便把些心头话儿说与你听,你且先静心听我说则个。”大圣见他这般模样,暗笑道这大哥着实憨直,咬下一口桃儿,回他:“大哥有何话直说便是,俺可真真听着呢。”

那老牛拍胸道:“我牛魔王何曾敬过哪个,单单遇到贤弟,那真个是如渴时遇甘醴,贤弟神通甚是高超,又投我脾性,今日我妄自托大,仗着年长几分夺了这兄长之位,自觉惭愧。现我愿将这兄长之位让与贤弟,切望贤弟莫言推辞。”

这一阵话言情恳恳意切切,大圣只得推拒道:“大哥说笑了,俺怎可夺了大哥之位,莫要再说些甚么“惭愧惭愧”学那先生咬文嚼字了。”

牛魔王吅还要再讲,被已醉得不成样状的蛟魔王打断。他赤红着双目愣愣噔噔,一手扯魔王袖,一手捉大圣袍,悠悠言道:“大圣兄所言甚是,大哥你毕竟年长,若要按那道行,岂不坏了规矩?且我们这大圣天生天养,论起那许多事,还是要向大哥你请教罢了。”

这蛟魔醉后之言,却正道机缘巧合,一语成谶。牛魔王闻得他们这般言语,哈哈大笑。

“这般来说,倒也合理。譬如那天理交吅媾之事,想必贤弟还须得向我请教二三。”这一言真个奇妙,却说那醉后胡言调笑意,却促妙缘偶得成。三两叙言思切切,频得巧事据醴醪。

那大圣转眸思索,许久后言道:“这……何谓天理交吅媾之事?”

却说那大圣,灵体完璧元阳未破,正是那童子之身,平日撒泼耍性恶哏哏,却是真个未曾体会那情吅欲滋味,这便是那牛魔王之机缘。他朗声大笑,却不答,只对那七十路妖王言:“我观诸位贤弟也醉得许多,不如各自回去,待他日再聚,如何?”

那七十路妖王早七七八八醉倒不少,听得此言,皆言甚好,御风驾云,各自使起神通回那洞府不提。这边厢牛魔王才对那大圣说道:“贤弟真个鲁莽,这般话只对大哥说便是,何能讲与他人呢?让他人听见,可不笑话你怎的?”

大圣性躁,听不得他唧唧歪歪这些,喝到:“大哥莫要啰喳,是甚直说便是,谁人敢笑我,揪起先打上几十棒!”

呀!这番言语真个叫心猿无意陷迷局,牛魔借醉淫吅心乱,挑拨激将话儿一说,那大圣无知喝喝查查,偏要将自个儿卷踏踏送到那居心叵测的大哥身下。

那牛魔王当下便拉扯着大圣,叫呼散了那满洞猴儿,共往那榻上去。“贤弟,这交吅媾一事,是说不得的,待愚兄于你言传身教,共习方不失为一美事。”

好大圣,挣开那牛魔王手,纵身跃上卧榻,道:“大哥何时如此啰唣?!既是美事,直来又何妨?做什么惺惺小女儿态!怕俺半路反悔是怎的?”眼中灼灼金光闪,更显华彩英雄真豪强。

牛魔王便也上榻,盘腿而坐,将那大圣拉至面前,便径直去脱他盘甲,扯那蟠龙玉带。大圣一怔,咦咦哎哎问他:“扯俺这遮羞物做甚?”牛魔王言道:“贤弟不知,这交吅媾一事须得心身俱无外物,两人肌肤相贴,方可化天地灵气,纳入自家筋脉,得益无穷。”大圣听此也不疑有他,放他去急吼吼脱自己衣甲冠袍,露出金光灿灿皮毛,强吅健长大好身段。不消半刻,那牛魔王也已脱得精光,只血红长发火烧似披散绰绰罩住几处,两个人赤身坦诚相对,都是个顶个的长大威武,气势浩然,看来竟是一般雄壮的豪杰。那牛魔王默诵诀,压下小腹旺火,作出个坦荡模样,伸手抵住大圣那精实腰吅腹,顺着起伏游移,左右摸得眼中赤红,却作出正直样貌,道:“贤弟莫要急躁,待愚兄摸几把探探你的筋骨,若怕痒,还需忍得些了。”大圣道:“那刀剐火烧雷劈之痛俺尚且不惧,更何论这区区痒?便当作被叮咬几口,不碍事,不碍事。”那牛魔王得了首允,更是放肆地摩挲掌中火烫精壮身躯,由那腰吅腹至肋下,至那饱满结实胸口,一寸寸摸下去,拿出了些压箱手段,不觉挑得那大圣心火渐起,喉中发出些低低哼声。牛魔王摸得起兴,索性对大圣道:“贤弟,你筋骨过于强吅健,须得我们换个把式,你听愚兄讲来。”

那牛魔王哄得大圣转身,露那宽阔后背紧贴自己胸腹,双手环住那紧吅窄腰身,不由心驰神荡,胯下之物涨疼,抵住大圣那被金色毛发笼住的臀吅部,腰部使力拱起,恃蛮力竟是将大圣自臀处托起,使他坐在腿上。大圣自是一惊,道:“大哥好神力耶,俺这如此长大身躯,托起竟是不消齁喘,只莫坐坏了大哥,那便不好。”牛魔王笑道:“贤弟莫要担心愚兄,愚兄只还有几把力气,实乃这交吅媾之事所必须,贤弟莫怪便可。”大圣何时如小孩儿般坐在他人腿上,左右是觉得不自在,单只畏乱了那好事,僵直着身子不敢动上一动。

牛魔王一边伸手去在大圣那前胸乱抓,一边玩起那乱动的长尾,环在手臂上再徐徐松开,摩挲揉吅捏,团做球儿在掌中搓吅揉,可谓爱不释手,只弄得那大圣心火旺灼,眉间也逐现那不耐之色,眼看那躁性要发。牛魔王却已忍耐不得,撤手托起大圣后臀,将胯下之物抵住后口,便要硬挤进去。那牛魔王天赋异禀,只进入一寸便弄得大圣咬牙喝他:“大哥,你好骗我耶!你只言这功法诸种好处,却不告知需干这等将出变进的勾当!若这般,不要这益处也罢!”他这边不耐要起,牛魔王怎肯轻易放他,仗自己蛮力,又大圣不便使力,索性一发捅吅进大半,金吅帛开裂之声下,那大圣身后小口被撑得苍白,又转瞬露得嫣红。

这一下直捅得大圣目眦欲裂,一口利齿咬得作响,冷汗流得满背,恼怒之下口不择言骂开来,将个牛魔王骂得痛快,直闷不吭声一昧拿着劲向里戳弄,总算是整根没入。

那颇有灵性长尾啪地正正抽在他的左脸,竟留下火吅辣辣印痕,便被他一把抓吅住,团做一团,那尾中有骨,被他一团便涨疼,哪还经起他蹂躏?大圣后尾与后口皆疼痛,更是盛怒,张嘴厉声喝到:“你这泼厮!俺敬你年长德重,对你深信不疑,却不料你这亡人暗害于俺,不快不快!快快伸过手来,让你吅爷爷砸上几百棒!”

那牛魔王正在兴头,不管不顾,扯着他长尾,大开大合抽吅送起来,老牛力大,腰吅腹啪啪相击,下下弄得那大圣腰筋酸吅软,难以使力,两手强强撑在榻上,颤颤地随牛魔王抽吅插抖动。这花果山好洞天翻做欢淫窟,真英雄美猴王落得个眼儿红,叹那不识邪心好大圣,恨那装乖蛮力泼牛魔。齁齁喘声躁,狂狂骂声缭,只道那心向菩提道,却不知志在胯下利。

被顶得火大,大圣蓄了蓄力,将个手捏成拳,向牛魔王大吅腿击去,牛魔王躲闪不及,硬抗下这一击,咬牙狠狠顶吅弄,老牛皮糙肉厚,且那一拳多少失了力,却仍砸得那骨节嘎吱作响,皮肉肿吅胀吅疼痛。牛魔王忍下疼,腰身愈发大力,几乎要将大圣自身上掀翻过去,也不再玩弄那尾巴,掐着大圣臀吅部掐出深深红印,两个不似交吅媾却像那打斗,这个怒骂拳打,那个闷声相迎,三下里猴儿胆寒莫敢近,五方间鸟雀不鸣声瑟瑟。

那老牛干了许久,环住那大圣腰间,使力勒得紧慢慢抬起,忽地放下,将腰间物向上迎,呼噔噔撞得大圣喉口嘶呜,就着势将浊白一股儿泄在那口儿中,呼呼气喘,好半晌方松下劲来,再观那失了神摊在牛魔王怀中的大圣,拳犹捏得紧紧,只臀吅下溜泼泼滴出白液与斑红。观两人,均是遍身青紫红肿印记,都疲累不堪,就这般一个压着一个昏睡了过去。

那花果山中猴儿未有敢靠近者。

——————————————end————————————

郭富城版牛魔王设定,对于牛魔王……洒家的认知是蛮力但绝不傻,比如原著里明明是大圣教训了他一顿,嘚吧嘚巴嘚一阵以后他却是大哥,就感觉他绝对有歪心眼,那时候的大圣多天真啊,所以就……嘛这两个的重点就是打架似的那啥,花样少但绝对带劲儿,牛魔王再怎么美艳,他也是牛,蛮力毕竟不能小看……啊说这么多其实还是这样,肉不香,大家凑合次吧´∀`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