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摸鱼好总裁

摸摸摸摸摸摸鱼

黄袍怪×大圣 清水 玻璃渣 胡说八道系列

且说那大圣化得百花公主模样骗得了黄袍怪玲珑内丹,使棒将他打个好歹,那黄袍怪稔诀,驾起云头匆匆逃走,被大圣也做个法,迎头赶上。

黄袍怪急咻咻,为得谋生,好大圣声哏哏,要拿邪灵,一个全心只为走,一个举棒把相迎,两人在那云雾间斗起法来。大圣铁棒金光绽,喝声泼魔何处走,黄袍钢刀银森森,戾喝猴儿莫穷追,把式交时震八方,怒目相对,你来我往有真章,刀棒相迎。那云雾缭绕处战意肆起,那风雷源处杀气正浓。

战得多时,黄袍不敌大圣神勇,仓皇而逃,怎知那大圣神通,急急赶上,将他打落云头。那黄袍怪跌坐在地,几引颈受刎。

大圣正掣起金箍棒,欲要一棒灭杀这孽障,却逢那天上一道紫光,一人喝到:“大圣且慢!且慢!”大圣定睛,细看来人,但见那白发白须面有光,青冠拂尘心慈祥,眉眼深处见道行,慧口识事太白星。

大圣收起势头,见得那太白金星作揖行个礼,道:“大圣,且饶他一条性命,交由天庭发落。”大圣急急还个礼,道:“金星老儿,你不知,这泼魔着实可恶!他强占那百花公主,使法子将我那师傅变作白虎,欺瞒那宝象国国王,将这坏事做尽,这等泼物留他做甚!”太白金星将拂尘一挥,道:“大圣有所不知,这黄袍怪乃是天上奎木狼星所化,那宝象国公主乃是披香殿侍女,两人私动凡心,那百花羞先下界来,奎木狼星遂来掳了这公主,行那夫妻之约,如今已行尽,玉帝命我捉拿这奎木狼问罪,大圣千万饶过他,莫让小仙难为。”

大圣听得这言,不由惊得一跃。你道为何?当年大圣尚为弼马温之时,与这奎木狼误打误撞相识,脾性相投,后来一同饮些酒,甚有交情。这奎木狼虽豪爽,却着实是极守规矩,万万不似能作出这等事端的。

大圣收起金箍棒,问那黄袍怪:“俺且问你,你可是那曾与俺把酒相谈的奎木狼?”那黄袍怪双目闪闪,回他:“大圣,许久不见,本事又长得许多。奎木自愧不如。”大圣打量他如今落魄模样,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喝到:“你倒还晓得俺有本事!不好好做那天上神将,跑到下界行甚么夫妻之约!如今落得这田地,着实该打!该打!”

黄袍怪抬目观他,嘻嘻冷笑,反问:“敢问大圣,当年凌霄之上何人不服天威?何人与那天兵苦战?何人叫嚣那天宫易主万物臣服?!如今的大圣,也好出息啊!”

大圣怒气冲天,叫喝:“俺是不服那老天,也从来未曾服过!俺保师傅取经是为脱苦厄,为俺花果山猴子猴孙,为俺的逍遥快活!俺也确实泼皮,但俺从未折了这身硬骨头!”那火眼金睛金光闪,行者之心坚且实,把个黄袍怪唬得铮铮愣愣,哑口不语。

大圣见他如此,抱臂晲他,许久方开口。

“你这厮,着实惫懒了。俺也不待说你许多,你自跟金星老儿去,莫再动甚凡心。”

黄袍怪木木愣愣,那太白金星扯住他,道:“奎木星君,跟我走吧,莫误了时辰,惹得玉帝怪罪。”黄袍怪失魂似只看着那大圣,良久竟缀下泪来。

“好个未折硬骨,好个为逍遥快活,大圣风采不减当年。只当初教我反那‘狗屁天庭’的是大圣,如今教我回那天庭安分守己的也是大圣……大圣啊,”他哎哎叹气,“我终究太过愚钝,竟从未曾领教得大圣真意。”

大圣看他如此,终是不忍,以金箍棒指他,道:“丧气的家伙!哀哀戚戚做甚么小女儿模样!俺老孙得了逍遥,自有俺于你开释,你且安分,待俺老孙取得那真经,就闹也得闹得你能重得快活!”

太白金星啼笑皆非,观大圣皮赖模样只摇头,道:“时辰不早了,奎木星君我们还是及早动身吧。大圣休得胡言,告辞。”说罢扯着黄袍怪便纵起云头,就要去往那凌霄宝殿。

黄袍怪忽地一挣,喊道:“这次大圣说得可是真?”

大圣朗声大笑:“俺老孙从不唧唧歪歪扯些谎,你只静待,他日成佛,把酒重欢!”

黄袍怪亦放声大笑,道:“大圣,我等着你!那旧日情分回头再叙,就此别过!”

那太白金星暗道痴儿,遂引着那黄袍郎君去那天庭。

真道是:

菩提无根无花叶,痴心妄情总有源。

心魔肆虐无情火,烧得真神成邪魔。

昔日猴王无心语,今时魔障自来消。

可怜黄袍痴郎君,枯等年轮成沧海。

心猿豪言道狂情,郎君痴心总得沐。

他日顶上金箍裂,谁敢挡他与欢言。

把酒笑道过往事,醉倾玉山终逍遥。

—————————————end————————————

这是一篇胡编乱造的伪剧情向文……一直挺喜欢黄袍怪,替他洗个白,然后情感比较模糊,最后才点出来……嘛还有说说对大圣五百年后心境的理解……胡说八道系列,不要在意……凑合看吧……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