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剑牛 江湖小景

  
.文笔无文力低
.没有甜腻腻的恩爱描写
.武戏这么多就是想写他俩耍帅哼唧
.以上
————————————————————————
       客栈外,孤零零栓一匹马。
  马是好马;黝黑长鬃,体壮膘肥;铜铃般眼睛雪亮。
  好马,该有好鞍。
  金边玉饰不消说,单那料便该是上好皮革,手艺也需得是最妙的匠人所出。
  然这马背上却一副破旧皮鞍,四蹄打的是磨得极薄的蹄铁。
  虽是被轻待,它却一派悠然喷着响鼻,前腿在粗粝地面刨出层层尘土。
  客栈里,立着一位侠客。
  荒地,枯景;油腻桌椅;面目浮肿臊眉苦脸的店小二--寻常些的侠客该不会来此休憩。
  这不寻常侠客,却也看似寻常。
  一身不青不灰大袖宽袍,腰间两把瞧不出端倪的刀;他未蒙面,不知是否易容,年纪轻却颇有些潇洒意态。
  小二默不作声提上一壶酒来,见他仍只是立着,方才扯下肩头黄污方巾,惫懒地拍打几下满是尘土的长凳,耷拉着眼皮慢慢退回柜台。
  侠客冷哼一声,大马金刀坐下去,倒了些酒在早已摆置多时的酒碗中。酒应是最廉价的,浑浊不清,劣造的气味刺鼻。
  他浑不在意般举碗便饮,饮足几口;又举起筷夹向面前卖相不甚出众的菜;那小二夹着肩,自柜台后神游般端着水盆踱到窗边,自顾自擦起窗台。
  吃不几口,侠客忽地蹙起眉,又去端那酒碗,慌乱地饮着,酒水泼泼洒洒流至前襟;又募地站起身来,乒乒乓乓掀了那桌便待发难,手方触到腰间刀,却晕厥过去。那小二转过眼来,见他中招,扔了手中水盆,面上露出得色。
  异变骤生。
  客栈外好马嘶鸣,狂啸风声凭空劲起,一道人影破窗而入,挟千钧之势掀起强劲气浪,将屋内简陋摆置压得嘎吱作响。
  又一个侠客!
  这侠客身躯长大极是英武,负一把长枪。
  他目露寒芒,一径踏至先前那侠客处,拦腰捞起负至肩头,亦不与那小二做计较,便要冲得出去。
  小儿怎肯轻易放过口中肥羊?
  这便是出手,抬腕虚晃,破空之声铮然而作;几道银光闪出,再观他眼中精光四射,哪有半分之前窝囊疲赖样状?这上头暗器使出,脚下也已蓄起力道向前冲去,欲上下齐攻;那侠客挥起宽袖可可将暗器兜入,叮叮当当仍转着,却是几颗梅花钉。
  知对方亦非只会些下三滥手段,侠客未敢有轻视,迎将上去,抬掌接下攻势,复反掌拍向小二心口,被侧身躲过;脚下不停,连挥数掌,掌掌狠戾;店小二一惊,观对方内力强劲,便一面躲闪,一面扯开左腿缠布抽出把薄利软剑;运起十成气力与侠客正对一掌,气劲相冲各退一步;趁此机挽个剑花,雪青剑身嗡然作响,直取侠客颈项。
  侠客身负一人迎招不便,闪过杀招,仍被剑风擦过右臂,当下汩汩流得血来;那剑见血更显诡谲,寒芒乍现;他便干脆将人随手抛至狼藉桌椅间,忽觉左颊冷芒袭来,忙曲左膝,探手至身后拔起长枪,正自挡住几要刺入的剑。
  枪身与剑锋交碰,枞枞溅起三两火星。
  这兵器,自有“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之说;那小二持剑,本是弱上三分;又这兵器凭主人内力灌注,论起内力,他便更弱三分;先前那侠客碍于接招不便无法全力对峙,他方能与之战上几轮不显颓势;这般一来,他便再无胜算。
  小二两下计较已无战意,手中剑势反攻为守,脚下步法已乱,强撑躲闪,左右措踏便要退走。那侠客无意下杀手,缓下攻势,前冲一枪,小二抬剑力挡;他却转腕换至枪柄相对,手掌把住枪身,运气错合将小二击退数步,直自那被豁开的窗台跌得出去。
  这便是胜负已分,侠客将长枪重负于身后,背过身去寻那晕厥之人。忽又听“唰唰”几声,却原是那小二贼心不死,力敌不得又施暗器,且起势毒辣,必要一击取胜。
  这侠客未及反应,便又听五声脆响。
  五枚暗器,不偏不倚打在一把刀上,落下滚了满地。
  刀被一人握着,硬生生接下这攻势仍未有半分颤动。
  握刀的人一身不青不灰宽袍,面上带十分戏谑。
  他笑道:“小二,这生意做得不地道啊。酒浑菜馊也就罢了,酒碗上怎还涂了蜡?这顿饭,我吃得实在不爽,正要好好教训与你,却觉困倦才睡上一觉;却怎知我这憨师弟跑来,白白搅了我一桩生意不说,还将我当枕头似的说抗就抗说扔就扔。”他虽这样说,眼睛却是看着那长枪侠客。
  那侠客怒目道:“剑无极,我怎的不知你何时是这般耐不得困乏?你分明是...是...”
  那被唤剑无极的侠客“啧”一声,道:“笨牛啊,你这般关心我,我是很感动啦;但你就不用你得笨脑袋想一想嘛,这般小小伎俩,我怎会受骗?”言罢,还扶着前额,怪里怪气大叹几口气。
  长枪侠客怒意更胜,耳根通红,喝道:“你便是戏耍于我!我...你忽然便不见了踪影...我只是...这店家未将手脚动在酒菜中——”
  “是啦是啦,我知晓,笨牛啊你是关心则乱喔...我不过出来游玩一番寻些乐子,莫要那么紧张啦,”剑无极嬉笑着收起刀,抬手搭上气呼呼的人的肩膀,“银燕啊,既然也来了,不如陪我一下吧?”
  “剑无极,你!”
  这两人吵吵闹闹,竟似乎完全将偷袭不成正自惊恐的店小二忘到不知何处。
  店小二行走江湖也已多年,却也未见过这般古怪的师兄弟;先是这之于师兄弟过于亲昵的举动,再是两个皆武功上乘的人物,却能这般幼稚地吵起嘴来,一时也怔愣,片刻才忆起逃跑一事,刚转过身未踏出一步,便被一声厉喝止住脚步。
  “哪里去!”
  却是那方才还一派不正经的剑无极,仍揽着银燕的肩,脸上却已换成肃杀神情。
   “这回教你识人,不该动的歪脑筋莫动,我还未收教学费,你怎的就走了?要走,先拿钱来!”
  好马上载了两人。
  一持双刀一佩长枪,一潇洒一英武。
  持双刀的不停说话,佩长枪的蹙着眉头只专注听着,不时应上一句。
  他们身后,是一家塌了半面墙的破烂客栈,与蹲在门口一脸迷惘的店小二。
  马嘶,人吼。
  “哪里来的魔星!”
  何等快意。
  ----------------------end-----------------------
  今天的剑牛依然没有和好...
  吃糖都像刀...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