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路人麦 跟踪者

  路人麦  跟踪者

        从没写过欧美风,大写的文风不适应和大写的ooc
        干巴巴又乱七八糟的肉,并不好吃
        麦克雷这么骚这么人形自走荷尔蒙不艹一艹吗?
         求同好小伙伴抱紧我!!!
         用了和谐器,希望不会被吞
————————————以上——————————
  杰西.麦克雷发誓,至少在过去的三十七年里,他一直是个尊重淑女的人。
  但是,见鬼的但是,当他被一个可爱的、优雅的淑女按在旅馆的沙发上而且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的时候,他的态度或许就显得不这么重要了。
  淑女浅棕色的鬈发垂在他的脸上,脉脉含情的同色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那对高耸的乳圌峰挤压着他的胸口,他本来都要硬了---如果不是对方纤细精巧的手指正死死握住他的肩膀,而且非常用力--他呻圌吟一声,这该死的力气,他感到她几乎握到了他的骨头。
  事情其实本来没有什么不对。
  充满正义感和热情-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的神枪圌手在伸张正义的途中,在休息的酒吧遇到了一个可爱的、能够倚靠在他的怀里安静地听他诉说自己的传奇故事的姑娘,他们相谈甚欢,姑娘漂亮的大眼睛满是对他的崇拜。
  一个正值壮年、精力旺圌盛、蹦蹦哒哒的神枪圌手,当然需要时不时释放一下他积蓄已久的“子弹”,理所当然地,他揽着姑娘找了家旅馆,准备来一场浪漫的荷尔蒙交流。
  然后,他有些遗憾地发现,小鸟依人的淑女似乎并非是他想象中的柔弱,进了房间后,就迫不及待地将他压倒在紧挨着门廊的沙发上。
  如果淑女想要主动,他倒也乐意配合。上床也是需要气氛的,淑女需要宠爱和包容;再说他可不是硬圌邦圌邦冷冰冰面对美丽的姑娘也无动于衷的莱耶斯。于是十分绅士的麦克雷先生在开始并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敞开着胸怀,将手臂搭在沙发背上,感受着淑女在他颈间脸颊热情的舔圌吻。
  实话说,他挑高一边的眉毛,淑女的舔圌咬完全没有章法,简直就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只知道用柔软湿圌润的嘴唇和舌头对着他任何裸圌露出来的皮肤来回寻摸。
  但是不知名的淑女自身似乎十分动情,吻着吻着就握紧了他的肩膀,将自己紧紧贴在他的身前,柔软馨香的女性曲线与麦克雷健壮高大的身躯嵌合,强烈的欲圌望气味把空气都蒸腾出迷乱的高温。只是姑娘的手越来越紧,让麦克雷有些不适,于是他悄悄挪动了一下圌身体---一个愚蠢的动作。
  他几乎是惊异地感受到在两人跨间贴合的部位,有什么硬圌物在慢慢抵着他的老圌二滑动。那似乎是另一个老圌二,尺寸似乎也不错--等等,见鬼,现在不是比较这个的时候。
  一个正常的男性和一个漂亮的女性,亲热的时候出现了两根生机勃勃的老圌二,这难免有些尴尬。他心中的警铃疯狂地响了起来,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老伙计,却摸了个空。
  淑女停下了动作,仍骑在他腰间,松开了扣着他肩膀的右手,将左手横着卡在他的喉间,逼圌迫他抬起头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用与刚才莺声燕语完全不同的机械声音对他说:“你是在找这个吗?”
  修长白腻的指间握着的正是麦克雷那把左轮。
  麦克雷试着挣扎,却沮丧地发现那具柔软的身躯里隐藏着太可怕的力量,他几乎完全无法动弹。
  姑娘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手中的枪,随手把它甩在了身后的地毯上。
  麦克雷心痛地叫嚷:“嘿,那可是和我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对他温和点!”
  姑娘歪了歪头,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显得无害而单纯。她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一把枪能和一个人“同生共死”,卷了卷发梢,忽然“咯咯”地笑起来。
  “你真是有趣,亲爱的。”
  她甜腻地对麦克雷说,身上玫瑰的香气直扑他的鼻尖,让他难耐地皱起了眉头。姑娘慢慢解开了他的上衣,在那饱满的胸膛线条裸圌露出来的瞬间便急切地吻了上去,发出情圌色的水声。
  麦克雷的老圌二早就软了下去,现在他满心都是寻找身上看似滴水不漏的危险人物的破绽,更不可能因为笨拙的调情手法而重展雄风。
  危险的美人在舔圌了他一胸口水后不满地抬起了头,看到一脸严肃的麦克雷,微微嘟起了嘴。可惜仍然收效甚微。
  她又歪了歪头,郑重地直视着麦克雷的眼睛说:“看起来你不喜欢这个形态。”
  麦克雷眯起了眼睛--形态?他面前神秘的淑女看来并不只是一个天生神力又心怀不轨的人类啊。他暗自计算着自己与维和者的距离,才想着自己是否能有机会拿到它。
  只要拨动一下转轮,两发子弹,最多两发;他有把握能脱身---
  他惊异地发现身上的姑娘漂亮的脸孔在扭曲变形,蜜糖色的卷发融化了一般退去色泽,那对傲人的乳圌峰也慢慢变形,只有横在他喉间的手臂仍然有力牢实;至多半分钟的时间,他身上的姑娘就变成了一个发色浅淡肤色苍白的男人,那双温情的棕色眼瞳也转成冷淡的冰蓝色。
  男人精壮的肌肉均匀裹附在舒展的身体上,他这次干脆放弃了蔽体的衣物,大大方方地展示着自己的资本与丝毫不逊色于麦克雷的老圌二。
  他抿着线条利落的嘴唇,贪婪地看着麦克雷。
  麦克雷认为自己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眼前的人是个变异者,自圌由变换形态外观还不需要付钱买皮肤--呃,还有这非人的力气。
  男人再次伏在他的身上,粗圌硬的短发刺得麦克雷不太舒服,不由转动了脖颈,却对上了他的眼睛。
  男人用没有感情的声音对他说道:“你在疑惑我的身份。”
  从语气来判断,这毫无疑问是肯定句。
  麦克雷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嘴上却小心地回答他:“啊--没错,当然,一场-奇妙-的艳遇,至少要知道,你的名字和,”因为高度紧绷的神经,他额上的汗水缓缓滑下来,濡圌湿了他短短的睫毛,这让他有些焦躁地舔圌了舔嘴唇,“...其他的一些信息。”
  男人生硬但真诚地说道:“你可以叫我布鲁斯,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没有名字。”
  麦克雷眼神游动,“听起来很高富帅的好名字。”
  男人似乎被取圌悦了,露出一个有点僵硬的笑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至于其他信息--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什么生物,只是从出生开始,就在不停地流浪。”
  “那听起来真像场刺圌激的历险,伙计。听着,不如你放开我,我们好好谈一谈,要知道,我也有过许多不寻常的经历。”
  布鲁斯认真考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听起来不错,但抱歉亲爱的,我的直觉和对你的了解都告诉我,不能相信你。”
  麦克雷在心里恶狠狠地又翻了个白眼。
  布鲁斯收回了威胁麦克雷的手臂,在下一秒又迅速把他的肩头收进宽大的手掌中,向下滑动了一段距离不再多说一句话,把脸埋在他的腰圌腹间,痴迷地深吸了口气,含圌吮起那线条分明、随着呼吸起伏勾勒出浓郁的性圌感意味的上腹,甚至粗暴地用牙齿啃咬啮噬,再没有那副不谙世事的乖巧模样。
  麦克雷正打算试着用腿攻击来摆脱窘境,布鲁斯却早已看透了他的打算,有力的双圌腿技巧性地跪压在他的腿上,惋惜地摇了摇头。
  “你果然不太老实。亲爱的,看来我要采取一些小小的措施来保证我们都能享受到愉悦。”
  他的手臂上慢慢浮现出一层纠结诡异的光斑,那些光斑跳动鼓起,直至具象化成粗圌壮的藤蔓,有自主意识般缠绕上麦克雷的四肢,缓慢而不容抗拒地收紧,完全控制住他的所有行动。
  麦克雷痛苦地呻圌吟一声。
  该死,下次一定要记住,有些淑女可能是带把儿的,还可能在觊觎你的屁圌股。
  布鲁斯满意地笑了笑,看来他正在逐渐掌控这幅形态的表情。“要知道,能自圌由拟态有时候会是个很大的优势。”
  麦克雷冷笑了一声,挑衅地贴着他的耳朵狠狠地说了一句:“那就给我看看你的本事。”
  麦克雷一向擅长应变,既然无法反抗,不如留着力气在这场性圌事上夺回一筹。
  男人之间的争夺,更多的还是看技巧。一个刚找到身体的使用方法的全靠蛮力的生物和经验丰富的枪圌手,谁能征服谁,就不一定了。
  他踌躇满志地想,主动含圌住了布鲁斯形状优美的下唇,用齿列深重地厮圌磨着。
  布鲁斯很显然对他的态度转变有些不解,但又深感喜闻乐见。他享受着麦克雷高超的调情技巧,浅蓝色的眼睛半开半合,喉间发出舒适的喘息声;与此同时,他被藤蔓解放的双手急躁地握住了麦克雷柔韧的腰,揉搓圌捏圌弄着每一块轮廓分明的肌肉,他的力气如此之大以至于麦克雷感到被他触碰的每一部分都开始灼烧和颤抖,深棕色的皮肤上留下被侵蚀般红透的印记。
  他的唇圌舌也活跃起来,反被动为主动地吸吮住麦克雷的嘴唇,火热的舌头一路闯入,敲打着麦克雷的牙齿,又黏圌腻地卷住他的舌头,甚至去圌舔shì有些粗糙的舌苔,并企图将它含入自己的口中。
  麦克雷挑高了一边的眉头,这家伙的学习能力看起来真不错。
  他丝毫不肯让步地卷住对方的舌尖,用最轻佻的节奏吮圌吸几下,眼含调笑地看着刚才还进攻意味十足的男人浑身一颤,闷笑着松了口,得意洋洋地调戏他:“可爱的小处圌男。”
  布鲁斯认为,这是一种抱怨。他有些慌张地又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这让麦克雷皱了皱眉,腰要被折断了,该死。他耐下性子来,用自己下巴的胡渣去磨蹭布鲁斯的脸,满意地看到对方白净的脸上有了几道红痕,说:“我可以教你,让我们都充分享受到快乐的方法。”
  布鲁斯警觉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默默点了点头。
  麦克雷低低地笑了笑,让一个没有过经验的小处圌男意乱情迷,对他而言再简单不过。他的四肢仍然被捆缚着,所以他主动将自己贴近对方的胸膛,用嘴唇沿着他颈侧的动脉熨帖啄吻,思考了一下咬破它来脱身的可能,又否定了自己,这家伙可不是人类。他不无惋惜地又啄了几下对方纤长的脖颈,滑到肩头,轻轻圌咬住凸起的肩峰,逐渐加重了力气,直到铁锈的气味弥漫开来;布鲁斯倒抽了一口气,越发灼热的下圌身贴着麦克雷的胯部难耐地摩擦起来。
  男人,往往拒绝不了荷尔蒙和暴力所带来的快圌感,而当这两种事物叠加起来,所带来的冲击足以摧毁任何强大的神志。
  布鲁斯已经为这种新奇的体验而神魂颠倒,低下头将脸搭在麦克雷的肩上,小声地咕哝着一些什么。
  麦克雷又向下滑去,用嘴唇一遍遍描画着布鲁斯胸口和腰圌腹的轮廓,直到两人接合的地方都变得滚烫。汗水濡圌湿了他的睫毛,这让他暂停了动作,想要甩开这滴恼人的汗水,却不防被布鲁斯抱着他的腰狠狠按了下去。
  两个大男人的重量差点将沙发掀翻过去,麦克雷看着伏在自己上方的男人脸上鲜明的欲圌望,懊恼地发觉自己也有些被这种强悍的感观冲击所感染。
  一个喜欢刺圌激并且经常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的镖,同样对这种带着血腥的感官冲击难以免疫。
  布鲁斯将他牢牢按着,低下头去模仿麦克雷动作;麦克雷仰着头,大脑一片混乱。该死的,他感到越来越多的汗水在滑落,浸透了他的衣服,在两人之间制造出暧昧的水声。他所引以为傲的技巧被男人毫无保留地掌握并施加在他的身体上,滚烫而潮圌湿的嘴唇和舌头在身体上游走,让他感到舒适的同时又不满足;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兽性在勃发咆哮,征服和释放的欲圌望掀翻了一切。他挣扎着抬起头,对上了男人汗湿的头顶和垂着眼帘动情的表情---
  接下去的一切都乱了章法。
  不知道是谁主动,两个人又将嘴唇粘合在一起,如同较劲一般啃咬吸吮,彼此都固执的不肯松口,布鲁斯不管麦克雷高大健壮的身体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负担,扣着他的腰将自己的双圌腿顶圌进他的臀圌下,成了麦克雷跨圌坐在他腿上的姿势;两人胯下的部件都在剑拔弩张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麦克雷的上衣早就在撕扯中成为碎片,腰带也被布鲁斯在混乱中用嘴扯开,此时正门户大敞,漂亮的腰线被汗水镀上一层氤氲的色调,顺着身体线条没入茂盛的毛发中。
  他感到情圌欲在撕裂自己的身体,被捆住的双手却动弹不得,让他无法去抚圌慰自己,这让他更为急切地几乎是撕咬着布鲁斯的嘴唇,在激吻的空当咬牙切齿地贴着他的下巴说:“该死的你只知道乱圌摸?那不如由我来主导,小、家、伙。”
  布鲁斯的眼睛被蒙上一层模糊的水雾,听到这挑衅的话语,从喉咙中发出一声近似于嘶吼的闷圌哼,转去拉扯麦克雷的长裤,修身的牛仔布因为不当的动作卡在胯部难再移动,两三下被失去耐心的布鲁斯无情地扯裂,似乎对麦克雷结实粗圌壮的长圌腿十分感兴趣,他握住那有着圆滑弧度的腿弯,粗悍地一寸寸揉圌弄至腿圌根,让那蜜色的皮肤染上鲜艳的红色;麦克雷被他又分神的动作折磨得近乎绝望地呻圌吟了一声,叫嚷起来:“f*ck,要么你赶紧艹我,要么换我来!”
  布鲁斯当即迅速托起他的臀圌部,无师自通地对准自己勃发的老圌二放了下去。麦克雷被这个动作噎了一会儿,咬着自己的牙齿说:“你、这样是进不去...”
  然而,慢慢闯进他的身体的硬圌物却没有想象中的卡住甚至阻滞,而是在接触的瞬间便化为柔软的胶体,细致地钻进最初只绽开个小圌缝的后圌穴,一点点滑进、开拓,分支出无数细小的触手攀附搓圌揉着火烫的内圌壁,在紧紧裹咂上来的肉圌壁松动的时候得寸进尺地再进几分,刻意放缓的动作煽情而磨人,麦克雷从胸腔憋出微弱的气音,全身瘫软地感受着身体逐渐被攻破侵入的充实饱圌胀。
  生理上的愉悦远高于痛苦,很快,诚实的肉圌壁便谄媚地含圌住入侵者吸附起来,一波一波蠕动着迎合入侵的节奏;胶体逐渐凝固成灼热硬实的物体,布鲁斯的鼻息越发粗重,试探性地挺了挺腰-这时他要开始鞭挞的前奏。麦克雷皱着眉头,越发混沌的大脑已经分辨不清眼前的情况,索性把一切交给本能。
  去他的制裁,享受是正道。
  硬实的柱状物狂热地抽圌送,让温顺下来的肉圌壁有些消受不住,慌乱地吞咽不及,不多时,被温情表象蒙蔽的疼痛逐渐浮现,麦克雷甚至能闻到肠壁被破开流圌血的铁锈味道,这似乎更他圌妈圌的刺圌激了。他舔圌了舔嘴唇,一左一右搭在布鲁斯腰间的双圌腿夹紧了,摆动起腰圌肢狂烈地应和着抽圌送的节奏。
  沙发不堪重负地嘎吱作响,两个化身为野兽的男人放肆地交圌合着,苍白的肢体与浅棕色的躯体将每一部分都牢牢贴合,随着起伏的动作碰撞出淫圌靡的声响;耳边粗重的喘息藏着彼此越发高涨的较劲意味。
  他们都不说话,只一心投入到眼前肉体的战争中,咬着牙,使出浑身解数要让对方缴械投降。麦克雷早就忽略被束缚的四肢传来的酸痛感,倒是布鲁斯还记得偶尔松动一下藤蔓,以免真的废掉我们神勇的神枪圌手最大的资本。隐秘的体贴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情绪,满心满腹的征服支配了两具充满力量的身躯;布鲁斯喷着粗气,努力将几乎黏在麦克雷饱满浑圌圆圌臀圌部的双手挪到他的腿圌根处,腰身向前顶圌弄,把麦克雷掀在沙发背上,自己跪在沙发上,不等他喘息就用狂热的攻势大开大合地进出起来。
  麦克雷半个身子都被他顶出了沙发外,不耐地甩了甩汗湿的头发,腰身一沉,强忍着被反复鞭伐要命的那一点的酸麻快圌感,向下滑了几寸,勉强将后颈靠在沙发背上,仰着头舒缓交杂着疼痛的窒息的快圌感,腰身却不觉又贴合了上去,几乎要融化在交圌合的热度中。布鲁斯额前的金发因为汗水粘在脸上,长得过分的睫毛轻轻圌颤动,这幅景象让麦克雷更感到一种难言的激动。
  与他可以称为文雅的长相截然相反的激烈动作越发狂肆,他的小腹与麦克雷的臀圌部碰撞在一起,各自泛起了动情的热度,结合的地方更是要燃烧起来一般;肉圌欲彻底包裹住他们的灵魂,使他们服从与本能的同时又下意识地高涨了侵略的意图,麦克雷仰着头焦躁地舔shì着自己的嘴唇,完全忘记了已经不再如青年时那么出色的柔韧度,几乎要拉直了腿圌根,放肆地挺着腰以柔软的后圌穴迎战气势汹汹的硬圌物。
  难缠的强悍男人此时此刻完全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竟然让布鲁斯有些被动地跟着他的掌控抽圌送着性圌器;他有些吃不消地看向麦克雷的脸,正好迎上了狂热混杂着戏谑的神情。他的眼神变了又变,垂下头去使出了偷师回来的另一招,吸吮麦克雷的下腹,甚至舔圌弄他的腰线,濡圌湿的快圌感星星点点把麦克雷的理智再次燃烧殆尽,颤抖着的身体胡乱配合着侵入,咬着牙仍然止不住口中的快意呻圌吟和闷圌哼。
  布鲁斯进出的幅度越来越猛烈,唇圌舌翻圌弄的气势也越来越强烈,肉体拍打出的声音混杂着水声回响在房间内,每一个交圌合的动作都要把沙发掀得离地,在一记狠绝的顶圌弄下,沙发被整个顶翻,布鲁斯反应敏捷地控制着藤蔓生长分支,扎在地面,形成一个暂时的靠椅;麦克雷已经无暇分心去夸赞他的反应速度和自圌由拟态的便利,在猛然悬空后得到依靠的同时开始主动晃动着臀圌部寻找快圌感,几下后被布鲁斯牢牢控制住,躺靠在有些粗糙的藤蔓上感受几乎要没顶的强烈情潮,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发出爽到极点的喊叫。
  布鲁斯绷紧了腰,几下深且重的顶圌弄之后,在他的后圌穴深处迸发出了高圌潮。内部被不知名的液体灌入的感觉不算太坏,但也不舒服;麦克雷反抗地试着挣脱,却发现身体酸圌软无力。
  “我的体圌液在我有意识控制的情况下有暂时麻圌痹圌的作用,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你可能要暂时安静一会儿了,亲爱的。”从高圌潮中平静下来的布鲁斯仍然有些气喘地说。
  “哦,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的,如果不这么做,你一定会在我射圌精的这段时间找到所有机会反击甚至杀死我。”他面对着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他的麦克雷无辜地睁大了眼睛,“我跟了你这么久,对你很了解。”
  麦克雷暗自腹诽自己到底在哪里招惹到了这么一个混账变异跟踪狂,一边又对自己被扔在一片狼藉的作圌爱场地旁不远的维和者抱有深重的歉意。
  我应该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用你崩了他的,老伙计。
  布鲁斯用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最多不过抽一只雪茄的时间--麦克雷无法控制住逐渐沉重的眼皮,意识也慢慢模糊起来。
  有谁跟他告别,又说了再会。
  再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半落的夕阳。
  维和者好好地别在自己的腰间,本来应该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衣物也完整无缺地穿在身上,房间里的一切都安静地待着,没有任何那个男人存在过的痕迹。
  然而麦克雷身体上的吻痕淤青鲜明地昭示着刚才的一场情事。
  感觉倒还不错,但是等着,他会把这份对他的男性尊严的侮辱完整地找回来。
  亲爱的,亲爱的。
  可笑的称呼。
  变圌态的跟踪狂变异者。
  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把圌玩着维和者,嗤笑了一声。
  或许还得加上一句,曾经的小处圌男。
  
  
  
  

评论(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