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摸鱼好总裁

摸摸摸摸摸摸鱼

酒茨 夜半勿入大江山

大概是,一个无聊的短篇,小学生文笔。
清水,私设如山。
大小号sr都要收集齐了仍然只有阎魔一个ssr……我不服!!!!!!!!!
国庆前产粮为画符加buff,我要茨木小天使!!!
只是想写遇到红叶之前满脑子就是杠天杠地杠空气的酒吞,和与他情投意合(?)的痴汉茨木小天使。
内心活动丰富的酒吞是作者的锅,就是想表达一下个人(重读)理解的酒吞对茨木的意义和茨木对酒吞的意义。
以上。
————————————————————————
  夜深露重,有打更的拉长的吆喝自不知何处悠悠传来,和着闲散且刺耳的鼓铙敲打声。
  大江山算得上进京都的要道,此时倒是寂静无人;虽说无人,却有其他的什么在骚动。
  于那丛生杂乱的野草中,于浸过水露潮湿松软的泥土  下,于高大阴森的树木间——
  嘟嘟哝哝嘻嘻哈哈的声音,初听如一群十七八九的少女,再听又像是壮年的粗鲁男人。
“怎么回事呀——今天怎么没有人经过呢——”
“啊啊,我好饿啊——”
“说得是啊,要是有人来就好啦。”
“要是有人来就好啦——”
“要是有人来就好啦——”
  嘻嘻哈哈的声音蓦地拔高,尖锐起来,嗡嗡叫喊着“好饿呀”;黑暗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窸窣声越发聒噪,奇异的生物成群地自藏身处走出来。
没有头的男人身子

长了六个乳房的妇人

硕大的蜘蛛

直立行走的狐狸

半边身子破破烂烂的鸟

没有脸的小童
……
  他们唉唉叫着,没头没脑地到处走着。
“出去吧,出去吧!”
  有谁叫嚷,然后他们果然向山外走去。
  有人站在他们身后注视着一切。
  那似乎是个普通的人类,却反常地背负着硕大的葫芦,晦暗不明的眉眼间满是戾气。
“去杀了他们吧!”
“吞食他们的血肉,剥去他们的皮囊,把他们的头颅挂在树上!让他们看看谁才应该躲躲藏藏地苟活!”
  他哈哈笑着,仰起脸看着晕起血色的残月,眼中满是杀意和讥讽;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已经开始兴奋地想着哀嚎遍布的大地上,那美味的恐惧和越来越多的凄厉的亡灵——
  他要的是支配,完完全全地,支配人世。
  他任由那股感染力强劲的肆虐冲动在胸口冲撞,深吸了口气。
“喂,茨木童子啊。”
  早就藏匿多时的茨木童子迫不及待地冲来,在距他不过一掌的距离停下。
“你……”
  酒吞不自觉蹙起了眉头。
  茨木好像完全看不到他的不虞,以鼻尖几乎抵着鼻尖的姿势盯着他,堪称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敬意。
“不愧是吾友啊。这般气度,真是令我战栗啊!”
  酒吞看着他满是狂热的神情,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喝骂咽了回去,松懈了绷紧的表情。
“我说,稍微陪我喝口酒吧。”
“哦哦,好啊!”
  他们就在林间最为高大的樟树下席地而坐,沉默地喝起了酒。
  茨木童子似乎永远在喋喋不休,赞美的话他也听得耳朵生了茧。
  唯独喝酒时,他能稍微安静一些。
  这时候往往是酒吞先开口。
“说起来,人类说樟木是辟邪之物啊。”
“吾友,确实如此。”
“那些人对着从樟树上剥下的树皮顶礼膜拜,毕恭毕敬的蠢相,简直可笑。”
  酒吞嗤笑一声,咕嘟嘟灌下一口酒。
“就算是圣物,剥下的皮就已经是死了的,死了的圣物又有什么用?”
  茨木用几乎燃烧起来的热情眼神盯着他,口里应和道:“人类本是这般懦弱愚蠢,哪里及得上吾友的强大!”
  酒吞懒得回应他永远过度的崇拜,只举起手中的酒壶,朝天晃了晃。
“酒还很多,继续喝吧。”
  当饮辄饮,趁着还没醉。
  他为复仇与杀戮存在,那也是他的野心。他不担心为祸的旅途中孤立无援,天下的妖鬼皆追逐自己的贪欲,他们愿意臣服于他,茨木尤为如此。
  他自愿心醉于血腥的罪恶,茨木心醉于彻底污浊的他。
他们的野心融为一体。
——————————the end——————————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