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摸鱼好总裁

摸摸摸摸摸摸鱼

【ALL博雅】群里国王游戏排列组合cp段子汇总(1)

玩得挺开心可是产粮的时候就好累😂

血露薇:

今天在群里玩的国王游戏产出段子整理第一部分233


大致规则是主持人随意编号10个角色,除国王外每人抽一个编号,然后国王在不知道对应角色的情况下指定两个编号和博雅发生的故事,再由被抽到的两个人合写或者合画www


下午玩了五波,先发一部分~


————————————


1.【酒吞,大天狗,博雅性转,其中酒吞来姨妈】


听到水烧开的声音,源博雅自然的取过茶几上的水壶把杯子里的红糖冲开。


“喂,不舒服还是喝点吧,”她皱着眉头无视酒吞的毒舌话语,嘛,毕竟是生理期的女性嘛。源博雅把酒吞床上随意丢着的衣服胸罩拨到一边,把杯子塞到一脸你居然让我喝这种人类玩意的酒吞手里,“等会我要和大天狗去练笛子,你在家里好好休息。”


酒吞嫌弃的看着杯子里头的红褐色液体,觉得肚子更疼了。她从来没想过身为妖物的自己会因为小小的生理期而被眼前的人类要求休息。


源博雅一手解着睡衣扣子,一手翻着酒吞旁边的被子,赤色清澈的眸子里是无奈和纵容“酒吞你又压着我衣服了。”


“切。”


浅金色短发的天狗少女来到源博雅家时就感受到了绝不能称作友好的气息,在她看来成日里跑到源家蹭酒喝还爬床的红发酒鬼就应该好好的回大江山好吗!老是骚扰她的博雅。


但是少女还是维持了表面的礼仪,十分顺手的揽住比她高了一点点的源博雅的腰,和善的在源博雅教训酒吞要好好休息不准惹事的情况下和酒吞告别。


酒吞靠着源博雅的床头,对着假正经的天狗冷冷的说着:“矮子蠢货。”


大天狗:……





2.【晴明是黑道头目,博雅是警察逮捕晴明入狱,茨木是晴明的手下,帮助晴明越狱之后两人决定报复博雅】




“博雅啊……”

似乎有人叹息般地喊着他的名字。

源博雅屏气凝神躲藏在成堆码放的货物后面,口鼻间的血腥气味越来越重;被汗水湿透的衣物黏在身上的感觉也说不出的难受。

肩膀,胸口,腰,腿。

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上的每一处都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也不是因为紧张。——那是兴奋,另一种更富有渲染力的情绪。

他自嘲地想,命悬一线还能这么兴奋,或许自己是独一家吧。然而沸腾的战斗欲望鲜明得不容他错认,逐渐逼近的脚步声只让他做了个半蹲的动作——他期待着一场彻彻底底真正的较量。

“哈,原来你藏在这里。”

听不出什么情绪的声音乍然响起,一只有力的手搭上了他的肩,意味不明地攥着他结实的肩头慢慢收紧。

博雅头也不抬,顺势搭上他的肘弯,扳紧使力,强硬地反扣住了对方的手臂。

就是现在了,他想,胸口因为极度的兴奋发涨,耳边满是自己的喘息;就是现在,把这个人打倒——

“哼,力道不错。”

被钳制的男人赞赏似的说,然后他从容地抬起脚,不偏不倚踩在了博雅半跪着的右腿上的枪伤上。

“不过,带着伤和我打……”

他挣脱了博雅因为疼痛而下意识松懈了力气的手,抬起手再落下的同时,一阵尖锐的刺痛猛地袭击了博雅的后颈。

“你太自不量力了,源博雅。”

该死,是麻醉剂。

博雅暗自恨切地咬紧了牙,如果不是受了伤……

茨木,不需要这些伎俩,我早晚会亲手杀了你!

即使意志再顽强,这有效得可恨的药物的效果也无法抵抗;很快,他就控制不住自己愈发沉重的眼皮,陷入了一片昏沉中。

醒来时,已经是被绑缚住手脚跪在地上的屈辱姿势,眼前看着的却不只是茨木。

“啊,博雅啊,你醒啦。”

白发的男人文质彬彬,悠闲地晃动手中的蝠扇,斯文俊秀的面庞上只有一片平和。

他轻松地与博雅打招呼,语气亲密得如同许久未见的友人。

“在那里,还是多谢你照顾了。”

他用了暧昧不明的“那里”,似乎是想给两人一个缓和的余地,但博雅并不领情。

“多谢?我可不敢接受你的谢意。”他愤怒地瞪视着眼前的男人,“安倍晴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别一副磨磨唧唧的样子,我抓到你的时候真该直接把你一枪打死!”

晴明神色不变,仍然温柔地看着他,只抬手示意了一下身后站着的茨木。

啊,接下来是什么戏码?严刑拷打?吊起来不给饭食?十大酷刑?皮鞭滴蜡?

博雅并不害怕,只是默默想着,甚至还被自己的想象力逗笑了。横竖不过一场折磨,只要给他留一口气,他早晚会把那俩祸害弄死。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他反而放松了下来,而且他向来不想考虑太复杂的事情。

然而茨木只是拿来了一根烟。

晴明接过,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根烟,又递回给茨木。

“博雅,在狱里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在想,你究竟抽的是什么烟呢?味道好得让我也动心了。”

博雅冷笑一声,“什么烟?你当时还有闲心想这个,看来狱里的生活还是挺清闲的啊。”

茨木上前,一张挺好看的脸绷得紧紧的,把烟抵到他嘴边,“抽。”

博雅抬眼和他对视,抱着一种格外轻松的心情想,这个男人,话多的时候多得让人心烦,话少的时候也是真少。

茨木久久等不到他回应,不耐烦地掐着他的下颌迫使他张开嘴,把烟硬塞了进去。

他被猛然吸进的烟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身体的晃动又把掉落的烟灰抖到了嘴边,烫了他一下。

“我说过了,你们想干什么就干,别吞吞吐吐的!”

博雅越发不耐烦,吐出嘴里的烟,手臂与脖颈上的青筋因为愤怒的情绪暴起,鲜明地昭示着他身躯中的力量。

晴明看着他,眼中有晦暗不明的情绪浮动,然后他颇为无奈地笑了笑,“我们想做什么,博雅不如自己感受感受。”

未及博雅吐出自己的又一次怒骂,席卷而上的燥热就打断了他的思绪。

自胸口蔓延开的热度使他浑身战栗,跪着的双腿酸软无力,全靠意志苦苦支撑着他才没有倒下去。

“空气,食物,娱乐的消遣……”

晴明笑得更开心,凑上前来抬起他的脸,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

“都是些好东西啊,博雅,你喜欢吗?”




3.【大学paro,酒吞是博雅的迷弟小学弟,鬼使黑是早就想吃博雅的学长,愣头青博雅身处修罗场】


“你说最近酒吞是不是吃错药了?”


源博雅一边把箱子搬进学生会办公室,一边朝旁边闲聊道。


“怎么说?”鬼使黑轻轻挑了挑眉,顺便将手里整理好的文件递给他。


“他不是之前一直都追着红叶么,怎么现在就,”源博雅挠了挠头,斟酌了一下用词,“就是总缠着我。”


“哦——”鬼使黑拖长尾音,手里的动作也没停,就像是随口说道,“大概是觉得你是情敌吧。”


“啊?”源博雅一脸纳闷,“跟我什么关系啊,要说情敌,也该是晴明那家伙吧。”


“恋爱中的人都是脑子里进了浆糊啊。”鬼使黑长叹一声故作伤春悲秋,而后突然转过身,直直盯着他,“比起这个,你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事?”源博雅皱起眉头,仔细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鬼使黑立马作伤感捧心状。


“哎呀,好歹我也是你的学长啊,你就不会稍微尊称一下~”


源博雅不以为意地瞥了他一眼,“你不就比我早读书一年嘛。”


“真无情。”鬼使黑撇了撇嘴,走过来帮他把旁边的箱子给一起搬了,结果走到一半,脚下像是一个不稳,“啊呀”一声就朝前方倾倒,源博雅只觉眼前一黑,条件反射就丢了手里箱子撑住身前不明重物,一阵噼里啪啦碎物落地的声响,再睁眼时,两人已是维持着最近网上极为火爆的经典壁咚姿势靠在了墙角。


老实说,两个体型身高都不逊色的大学男生挤在一起本就十分勉强,身上的那个始作俑者还没骨头似的一个劲往前倒,承担两人重量的源博雅当下眉头就皱得更紧了,抬手示意性推了推,居然还没推动。


鬼使黑一手撑着墙,脑中一阵校园言情小剧场连环播放,再想起之前偷偷借了八百比丘尼的书来看,这一下就心神荡漾不得了,勾起唇角就学起里面的霸道男主角邪邪一笑,低头不语。


一时间两人仿佛含情脉脉,深情对视,直到被压的那个突然开口道,“学长,我有一个问题。”


哎呀,难道这是开窍了?看来书中诚不欺我——


刚想到这,就听面前学弟一脸认真地问道,“学长你弟弟呢?平常你不是都找他帮忙的吗?”


鬼使黑脸上一僵,什么叫做不解风情,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还没照本宣科说点什么书里的霸道宣言,就听耳边炸开巨响,旁边大门被一脚踹开,伴随着一声气拔山河的“源博雅!”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打架的,不过被喊的那个很有可能就认为对方就是来找茬的,鬼使黑眼珠一转,脚一跨,手一伸,就攀着身旁人的肩膀朝对面笑眯眯问道:“酒吞学弟,有什么事吗?”


“你离他远一点!”红头发的大一男生满脸凶相,瞪着那只手一副要把他生吞入腹的架势。


源博雅也没留意到他俩这眼神激烈交流,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就被鬼使黑抢先说道,“酒吞学弟啊,都说这强扭的瓜不甜,即使红叶再不喜欢你,也不用这么牵连无辜人吧。”


“你在说什么,本大爷是——”酒吞两眼一瞪,话还没说完就被鬼使黑上前挡住,“好啦好啦,现在是公事时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说着就推着酒吞往外走,也难为酒吞一个体育社的,没来得及消化出一句怒吼,就被连人推出了门,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砰地一声重重拍上门,顺便还上了个锁。


“现在不是已经过了社团时间了吗?”源博雅终于找到机会插进一句,脸上好像还隐隐流露一种没打成架的失望感。


鬼使黑嘻嘻一笑,神秘兮兮地说,“这叫略施小计~”




——TBC——


还有一部分明天发~


因为是不看角色点梗,所以可能ooc有点难以避免23333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