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all博雅】我把你当崽,你却想泡你阿妈(2)

啪叽啪叽!16早早写完了现在才发纯粹是因为我懒_(:з」∠)_文里我的部分拖了——好久——大家不要介意_(:з」∠)_

血露薇:

拖了好久2333我和总裁轮番来发ww


 


依旧晴博,狐博,狗博,之后的进展可能还会有其他情敌出现2333【喂


 


————————————————


 


 


气氛突然陷入僵局,源博雅左看看,又看看,把手一拍,想了个绝妙的折中法子,“这还不简单,你俩一起上,不刚好省事?”


然而面前俩式神没一个觉得好的。


瞧瞧这说的什么话,就见过一夫多妻制,还没听说过一妻多夫的。


可惜这一神一妖都没留意他们这脑回路也是不大对劲。


两个式神视线一交集,心下就不约而同琢磨起这架打是不打,虽说与对方杯羹平分总是不爽,但若是不打,岂非让对方小看了去?更别说还带削减贵族武士好感度的。


打,那肯定得打!


于是战鼓擂响,三人混战,两个苦大仇深,一个兴致勃勃,还没切磋上个几回合,源博雅这脸上的兴奋劲就给尽数浇灭去了。


混战甫一开始,贵族武士本是精神抖擞,抢了先机刚朝远处大天狗射出一箭,就见数道风刃席卷而来,突突就是几下打落半空箭羽。


喝!原来这些式神还兴掩护的!源博雅也未作他想,反而更来了斗志,拉弓搭箭又朝银发狐妖瞄准,三发诛邪箭破空而出,只见霎时狂风大作,伴随黑色羽毛零落如雨,生生将那几只箭矢刮卷至几里开外,了无踪影。


源博雅仍然没想太多,只道这两个式神倒有些本事,战场无定数,偶有疏漏巧合也是应该。


然而,第一回合是这样,第二回合还是如此,第三回合……第四……


贵族武士怒了,你们俩跟这传球呢?


源博雅觉得这架没法打了,索性往旁边一坐,“你们俩先打着,赢了的那个我再上!”


这一说不要紧,那边四目两相一瞪,更是打得热火朝天,难舍难分。一时鸡飞狗跳,飞沙走石,两个都是玩风的,眼见好好的府邸忽如狂风过境,电闪雷鸣,战场中央一神一妖剑拔弩张扭打在一起,直至鬼火耗尽也不肯率先落下风去,而另一个观战的顶着风中凌乱的发型还在一旁呐喊助威:“怼他啊!行不行啊!”


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两个式神双眼一红,鬼火不够就直接上手拳打脚踢,生生将那什么美男本色,神明形象尽皆抛了九霄云外去。


事后据源氏府上家仆抱怨,这地上的羽毛兽毛整整让人扫了三个时辰,堆了后院几大箩筐还嫌多的,可惜家里主人还不觉有恙,甚至盛情邀请那两位贵客经常来访,一干家仆有苦难言,只得默默紧闭了府门假称主人不见。


源博雅不明就里,还道这些式神莫不是暗自生了脾气,而后渐渐有所察觉,体恤下属之余便改为每次只身一人来到阴阳师庭院切磋邀战。


可是临了庭院作客,这大天狗却是好生古怪。


若换做以前,傲慢的神明纵是眼界甚高,拒人千里,却也时常主动接受人类武士邀请,但自上次混战之后,大天狗不仅绝口不提切磋之事,甚至更为沉默寡言,只张了翅膀在武士面前来回踱步,莫说踏实了脚下地皮,就这脚程也快赶上几里路了。


源博雅觉得不对劲,当年自己与其相交合乐,也没见这式神如此活泼好动的,走就走吧,这式神溜达的间歇还将他那双大翅膀一张一合循环往复乐此不疲,源博雅终于忍不住,张口说道,“你的翅膀……”


大天狗闻声停住脚步,翅膀华丽一张,抖落羽翼无数,再把头颅高高一仰。


哼,吾的翅膀可是好看?是不是想要多看一看,再摸一摸,抱一抱?吾大人有大量,勉为给汝摸摸也无妨。


然而面前武士只把眉头一皱,接道:“是不是最近骨质增生?”


暗处狐妖眼见高傲式神瞬间耷拉下一双大翅膀,当下就掩了嘴角憋笑憋到内伤,心道这自视甚高的式神枉称神明,对这男女情爱之事总是逊色了些,虽是技艺高于其余,但要论及流连花丛,甜言蜜语之事到底是比不过自己。


狐妖这么一对比,就觉自己优势明显,于是将衣衫一整,发丝一撩,执了纸扇就朝前方武士款款而至。


源博雅正低头擦拭手中长弓,妖狐风姿绰约在一旁站定,而后四十五度仰望夜空,摆出一副吟诗作赋,风花雪月的模样朗声念道,“今夜月朗星稀,能与佳人共赏,当是人生一件快事。”


人类武士闻言抬头,朝他瞅了一眼,又望了望头顶,微微皱眉道,“好是好看,就是冷了点。”


“冷吗?小生将衣服借你。”妖狐趁机献殷勤,脱了外衣就要温柔披于武士肩背,然而后者大掌一推,极为豪爽地摆了摆胳膊,干脆道,“不用了,我活动活动就热乎了。”说完就开始摆弄弓箭,自顾自训练起来。


妖狐呆立一旁站了许久,面上微笑终是挂不住,只得垮下脸来小声说道,“那个……要不,我们打一架?”


“好啊!”人类武士应声抬头,不消半刻就摆好了迎战姿势。


妖狐顿觉挫败,只好硬着头皮挤出一个乐在其中的表情。


 


 


 


安倍晴明近来愁上心头,但凡眼尖的式神不难发现自家的阴阳师时常倚了庭院门口,双眸含忧,满面惆怅,虽是幽怨非常却还得保持微笑,式神们看在眼里,也不敢多说半句,生怕踩了逆鳞,就给打包喂给达摩去。


唯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恐怕也就仅有看穿一切的不死巫女了。


八百比丘尼实在看不下去,指了对方快要面瘫的扭曲笑脸满是嫌弃,“别笑了,脸上褶子都叠了三层了。”


这一听不得了,阴阳师瞬间回神,赶紧差遣雨女端了一盆水来对镜理梳妆,唯恐一不小心就毁了一世美颜。


那能不重视么,容貌可是革命的本钱,看看另外两个情敌,指不定博雅就是个颜控呢。


正忙络间,那个情敌之一就闲庭信步踱了过来,郑重其事将手一拱道,“小生有一事相求。”


眼见面前阴阳师抬头,妖狐捏了衣角,一脸腼腆道,“小生想要一件新衣裳。”


阴阳师的动作停了下来,盯着面前狐妖满面春光,一看就是深陷爱河不可自拔的蠢傻模样,内心顿如一万匹小鹿男奔腾而过。


怎么着,我花钱给你泡我媳妇?想得倒是美得紧啊。


然而一向运筹帷幄的阴阳师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和蔼可亲,勾了唇角就徐徐道来。


“最近资金紧张,若要添置衣物,恐怕还得劳烦你阿妈资助一二。”


“阿妈?”妖狐皱了眉,不解重复。


阴阳师微眯了眼角,笑而不语,妖狐顺着他的视线往远处一望,只见庭院一角人类武士正指点狼族少女弓道技巧。


妖狐没忍住,鼓起勇气又问道,“那小生阿爸是谁?”


只见阴阳师嘴角弧度变本加厉,眼见着笑得比自己还狐狸,妖性聪颖,狐妖当下就明了个中深意,顿时那心情就像雨打芭蕉,什么棒打鸳鸯,横刀夺爱的戏码就在脑中循环播放,心中不由感惜一场惊天动地恋情未起,就惨遭扼杀在萌芽。


妖狐正是颓丧,转念一想,又道这阴阳师虽是与自己有契约在先,但凡事都得公平竞争,尤其爱情这事,哪能随便引身而退,拱手让人的?


这般一斟酌,妖狐自觉有了底气,于是抬头挺胸,朝对方回瞪了过去。


“原来你们在这——你们在干嘛?”


源博雅甫一过来,就见这一人一妖对立两面,目光灼灼,深情对望,心下纳闷,又暗忖这式神与主人之间感情倒是十分要好。


妖狐见着来人,双眼一亮,刚要张口喊一句亲昵的“博雅”,旁边阴阳师桃花眼一斜,妖狐皮毛本能炸起,生生咽下口中话语。


看他欲言又止,人类武士随之投来疑惑的眼神,与此同时,阴阳师也堪堪侧眸,笑容可掬。


一时冰火两重天,妖狐左右不是,心下一急,气沉丹田,脱口就叫了一声“阿妈!”说完重重垂下头颅,恨不得找个地洞自个儿把自个儿埋了。


完了,别说恋情告吹,这下铁定还得找草爸爸喝茶。


这厢妖狐已是在黯然思索今晚究竟是红烧狐肉还是清蒸狐肉,反观一旁阴阳师倒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镇定自若。


面对武士一脸怔愣,阴阳师淡然解释道,“孩子小,没事看了些闲书,你也知道,八百那里淘的,多少有些走火入魔。”


“但是他叫我阿什么……”


“阿玛,中土进口的,狗血宫廷言情剧,博雅你不会感兴趣的。”


源博雅张了张嘴,还想问阿玛什么意思,晴明伸手攀了他的肩膀边走边说,“博雅你不是一直想与我比试么,咱们找个大点儿的地。”


“好啊!今次你可不能藏私!”武士立马来劲,跃跃欲试就跟了阴阳师脚步去往庭院另一角。


哼,得意什么,不过是小生用剩的招。


目送两人离去的妖狐一脸委屈。


 


 


 


孤男寡男,郎情郎意,尤其是一个还光着半边线条性感诱人的胸脯,多适合发生些干柴烈火的好事儿。


什么?你问发生了吗?


当然。


他们干柴烈火地干了一架,就是纯粹不带括号意义的干架。


大概场景就是,庭院隐蔽的一角,铮铮铮诛邪箭破空之声与嗖嗖嗖符咒飞出之声交杂,直听得一众式神牙根发酸。


让人想误会都误会不了啊。


两个人衣着整齐地走出来之后,博雅还特别磊落地拍了拍安倍晴明的肩膀,爽朗地来了一句“晴明,你今天的集中度不行啊。”


听听,博雅说他不行。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爱慕之人说“不行”——还是在家里的一干崽面前——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虽然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博雅的迟钝,但是阿爸还是委屈,而阿爸又暂时没办法把博雅怎么样,所以他只能把委屈以一种高傲的方式发泄出来——这种高傲的方式学名叫做作腾,而且还是比较级的使劲儿作腾。


满技草爹连吃了十一只黑达摩之后忧心忡忡,她对旁边同样满技同样吃了十一只黑达摩的灯笼鬼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了。”


灯笼鬼觉得自己和她一拍即合,“我也觉得,你是不是吃黑达摩吃腻了想换换口味?我们去吃点儿白达摩吧。”


草爹羞怯一笑,“多少有点儿,其实我更想吃红达摩——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不觉得阿爸最近的行为有些……失常吗?”


皱着秀丽眉头看着自己111的技能板的青行灯闻言冷哼了一声,修长的大腿在空中晃了晃,“我从未见过一个阴阳师,把家里的r卡n卡技能升满还不停喂黑达摩,ssr放着不管不说还差点把大天狗和妖狐喂给达摩。”


她后怕地回忆了那个画面,打了个哆嗦,又点评了一下晴明的行为,“恋爱中的男人啊,愚蠢。”


草爹歪了歪头,“所以我们要不要做些什么?”


灯笼鬼眨了眨硕大的眼睛,“把达摩都吃掉以免他再冲动?”


草爹听到这句话之后不小心甩了甩手里的蒲公英,然后“叮”一声灯笼鬼失去了意识,残血倒地。


“啊,手滑了,对不起!”


她惊慌地道了歉,眼光转向青行灯。


灯姐挑了挑一边眉毛,沉默了一会儿,左右掂量掂量情况,认定比起面对这个童颜巨草输出萝莉果然还是去面对那个追不到心上人表现失常的阴阳师更加愉快。


她拍拍坐着的灯转了个弯儿,“行了我懂,交给我了。”


草爹终于又露出了娇怯的微笑。


而晴明此时,正处于比较尴尬的气氛中。


他和博雅正坐于庭院中饮酒,正是酒过三巡皆双眼微醺之时。


孤男寡男,郎情郎意,又有美酒助兴,更是适合发生点儿干柴烈火的事情。


然而,这些事情还是没有发生。


险些被喂了达摩的大天狗和妖狐,没有丝毫的畏惧后怕,一个蹲在树上瞅,一个钻在草丛里看,目光热烈得连博雅都觉得有些不对。


“晴明啊,我总觉得有人在窥视,你这庭院是不是——”


“需要加强警戒”几个字还未出口,我们美丽高贵的青行灯就忽忽悠悠飘了过来,看了看博雅,低头对晴明耳语了一句,又悠悠然飘走。


那么问题来了,青行灯说了什么呢?


其实很简单,她对晴明说:“对于耿直boy,套路不如直球。”


晴明醍醐灌顶,但是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喜悦。


就如同他之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地笑着给草爹喂了十一只达摩一般,不动声色一直都是他的制胜秘诀。


无论心里如何波涛汹涌,面上不动声色,才能将觊觎许久的宝物完美地收入掌中,从身至心分毫不漏。


正因此,面对那两个明明比他年长不知多少的傻情敌时,他才能做到从容应对,游刃自如。


……哦,前两天要把他们喂达摩的事情当然只是一个活跃气氛的玩笑。


哈哈哈,真幽默呢,晴明大人。


晴明看着不明所以的博雅,从棱角分明英气勃勃的脸到因为酒气泛出浅红线条完美的肩膀和胸膛,一寸寸细细扫过,目光深黯却坦荡,似乎这种打量理所应当。


然后他凑近,伸出扇子抵着博雅的侧脸,“博雅啊,你能在我身边,真好。”


平常的博雅,应该会爽朗一笑,揽着他的肩膀说些有我这么强力的伙伴当然好了的话,然而酒精和晴明过于温柔的语气扰乱了武士向来坦荡到一眼就能看透的正直心思,他看着晴明的脸忽然有些走神。


眉目如远山秀水,浅淡的眼瞳中映着日光,本来有些冷清的长相,这样看着他时却让他全身暖洋洋的。


通俗点儿说,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呢。


尤其是像安倍晴明这样长得特别好看的。


气氛正好,两人的脸越凑越近。


然而——


羽毛和毛发纷飞,浅紫色和灰白色哗哗随风啪了晴明一脸。


博雅一回头,看见了淡然站起来的妖狐。


“啊,不好意思,小生最近在换毛,你知道的,狐狸嘛,就是这点麻烦。”


大天狗仍然蹲在树上一脸冷静。


“我最近骨质增生还钙质缺乏,老是掉毛,甚是苦恼。”


博雅想了想,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耸耸肩拿起身边的弓箭起身。


“啊啊,所以我才说你们最近懈怠了,这种小问题怎么能成为你们的困扰!”


是的呢,博雅大人,可是你的迟钝其实才是他们最大的困扰啊。


——TBC——


 


 


 


 


 


 


 



评论(1)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