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主酒茨,带晴博】酒茨童话青蛙王子篇

.又是我我又来混更啦
.酒茨,带晴博玩儿,带晴博
.童话AU,极度ooc,严重搞事,作者很油饼
.以上
————————————————————————
青蛙王子篇

    从前有个美丽的国家,还是牛力自由国。没错,所有美丽的国家都是牛力自由国。这个国家还是以画符而著称,国家的国王晴明和王后博雅仍然都有着纯正的欧皇血统。他们有三个美丽的女儿,尤其是最小的女儿红叶,她拥有美丽的容颜和高傲的性格,翩翩起舞的时候总有红叶缠绕的buff,既漂亮又实用。“对,没错,烤个地瓜特别方便。”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海坊主真诚地表示。

    小公主对如此淳朴的用法嗤之以鼻。

    “还是烤玉米好吃。”她说。

    国家的郊外有片极有个性全年红彤彤的森林,而同样极有个性的小公主最喜欢到这片森林的水井边玩她的红叶子。公主的红叶子可不是一般的叶子,它坚如磐石锐如利刃,每根脉络都透着随时能杀人无数的煞气——可惜,公主成天就是拿着它扔着玩儿。

    坐着扔,躺着扔,倒立着扔,拿大顶扔,边跑边扔。

    用叶子杀人?忒俗气。

    这天,红叶公主正坐在井边抛着手里的红叶,正帅气地一个倒立,准备接刚被扔起的叶子,忽然一只漆黑的手从井里伸了出来,啪叽一握把叶子抓住,带着叶子又缩了回去。

    公主哪能忍?她立刻弯腰巴着井边冲里边儿喊:“那只手我警告你立刻我的叶子交出来——不然我就要跳舞了!!!”

    没有回应。

    公主抬起了手挥了挥袖子,准备跳舞。

    就在这时,有一道慵懒的声线出现在她耳边。

    “美丽的红叶公主啊,先别跳舞,听我说一句话吧。”

    她左右看了看,没人啊。

    “您低下头,我在井边。”

    她一低头,哦——说话的是一只与众不同红彤彤背着葫芦——应该说的是趴在葫芦上的青蛙。

    ?????

    但公主不愧是公主,她很快恢复了冷静的神情,居高临下地对青蛙说:“作为青蛙来说,你……颜色不错。”

    青蛙忧伤而真诚地说:“公主,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我并不是一只青蛙。”

    公主有些羞愧地红了张娇美的脸,“对不起,我没看出来原来你是只光滑的蛤蟆。”

    青蛙慌乱地解释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确实是青蛙但是我原来是大江山的王子酒吞童子因为喝醉不小心调皮地揍了帚神一顿然后被他诅咒变成了青蛙需要真爱的人的一个吻才能恢复所以我来找你您请您帮我变回王子吧。”

    红叶听完他这一段行云流水不带一个标点符号的话,不由得想,又是帚神,哪里都有帚神。这样想着,她看了看青蛙,嫌弃地撇了撇嘴,“谁是你真爱之人?你原身有我父王帅吗?有我父王强大吗?有我父王欧吗?”

    青蛙还没回答,有人抢了话头。

    “吾的挚友自然是无比帅气无比强大无比欧!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就算变成青蛙也是世界上最强的青蛙!!!”

    一个白发披肩高大帅气的男人从井里跳了出来,满脸敬佩和激动地嗷嗷叫,不遗余力地夸赞着酒吞童子。

    大哥你谁?

    红叶想问来着,可她忽然看到了他宽大的袖子下那只醒目的黑爪和爪子里握着的红叶子,于是竖起秀眉怒斥道:“你把我的红叶子还给我!不然我就跳舞了!”

    酒吞一看,这哪行,连忙蹦起来拦:“公主,您别一言不合就跳舞,跳舞多没意思,不如给我个吻,你说是吧?”

    红叶更恼了,“你闭嘴!我不亲青蛙!”

    那个黑爪子白头发的男人生气了,也不甘示弱,“吾友不是普通的青蛙!这般强大的青蛙你哪见过!”

    酒吞也喊:“茨木童子你能不能别说话!”

    三个人吵吵来吵吵去,也没吵吵出个结果。于是他们都各退一步,红叶拿回叶子,但允许酒吞和茨木跟着自己回王宫跟晴明和博雅说清一切,由晴明来决定是否相信他们。

    路上茨木充满信心地对酒吞说:“吾友不要担心,他们一定没见过你这么帅气强大完美的青蛙,一定会被你的气魄折服……”

    酒吞骑在葫芦上特不耐烦地回了句:“起码到了国王前边儿你别说话行不?”

    他们来到了王宫的大殿,见到了俊秀斯文的国王晴明和英俊狂野的王后博雅。晴明淡定从容地听酒吞又说了一遍那段没有标点符号的话,表达了深切的同情,准备劝劝自己那个高傲的女儿日行一善。

    这时,博雅忽地抬起了手——我们都知道,每当他抬起手来,总有一些事情要发生。

    这次他凝神一指茨木,“我觉得你和你朋友挺配,不如你亲他试试?”

    酒吞还没来得及反驳,茨木就大惊失色地喊了起来:“我和吾友之间是最真挚的友情,你不能这样曲解我们的关系!”

    酒吞心里又酸不叽地冒了几个泡,心里狂骂你平时恨不得变成根绳子系我身上,这会儿又跟个直男似的,气得本来就红彤彤的皮肤更红了。

    聪慧的红叶看到他的神情,“哦”了一声,心想,又是两个基佬。她灵机一动,主动说道:“行吧,我就亲你一下,你到我手上来。”酒吞连忙跳到她的手上,期待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柔软的嘴唇落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基佬看我跳舞吧!!!”

    不……等等!酒吞听到风声四起,睁开双眼的时候只看见满眼火红。

    铺天盖地的红叶由四面席卷而来,狂悍而热烈的颜色把他裹紧又托着他旋转,视线所及之处无不是同种猩红,旋转的眩晕感让他难以看清跳着舞的红叶,反而是慌张叫着他的名字的茨木那头白而柔软的长发他看的清清楚楚。

    然后他还是被亲了,虽然亲的不是红叶。

    眩晕停下来的同时,他那张可媲美酒葫芦大嘴的蛙嘴正好压在茨木的嘴唇上。

    嗯,还挺软,就是有点儿干燥,都起皮了。

    他俩互相睁着眼看着,一点儿也不浪漫。

    酒吞还来不及离开那张嘴,就“嘭”变回了原型,一个玉树临风的红发王子。

    酒吞想:“卧槽,真爱?”

    宫殿里的海坊主和天邪鬼们想:“卧槽,基佬?”

    茨木双眼闪闪发亮,“吾友你终于变回来了!一定是诅咒失效了!”酒吞刚发现自己或许弯了那么一点儿,正茫然着,茨木就来了这一句,把他噎得难受,一急又捞着他领子把嘴唇贴了上去。

    国王王后一看没他们啥事了,回去该画符的画符该打猎的打猎去了,留下看了全程被硬塞一嘴狗粮的红叶和海坊主与天邪鬼们。

    茨木被这么啃了几下,特别主动又反啃了回去,黑色的爪子紧紧抓住了酒吞的肩膀。酒吞气性一消,多少有点儿沾沾自喜的感觉。他把茨木拉开,又拍了拍他头上的角。

    “行了,走吧,回去我再陪你喝酒。”

    茨木特听话,抬腿就走,一边儿走还一边儿说:“吾友,我真是开心啊,你终于愿意支配我这具身体了吗?!”

    酒吞一个踉跄险些没把自己拍在地上。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能不能老老实实跟我走?”

    茨木答应得爽快,“好的吾友,没问题吾友。”

    他俩离开得利索,本来应该是主角然而实际上全程被无视的红叶捂着眼睛冷冷一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挥手拂衣去,好事不留名。

    公主拿着红叶子,心想又能安安静静抛叶子玩儿了,真不错。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