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型男真嗣君

智爷天使prpr,真嗣真爱(?)粉,茂总快出场,all智摇摆不定,pm沉迷中

【主酒茨,有晴博】酒茨童话体之一只手的茨木篇

.童话AU,ooc,作者油饼
.主酒茨,带晴博玩,带晴博
.此篇晴明是油饼玩家代入,慎入
.仍然是心虚的混更
.以上
————————————————————————
一只手的茨木篇

    从前,有一位名叫晴明的阴阳师,他曾经非常欧,甚至第一次就召唤出了宝贵的茨木童子。然而,最近他变得越来越非,穷困的窘境让他十分沮丧。

    一天,他又拿着扇子在门口溜达,思索着玄学;一只帚神忽然蹦蹦哒哒地来到了他面前说:“你想要变欧吗?”

    晴明看着眼前这个灰扑扑的N卡,半信半疑:“你看起来好像胸有成竹?”

    帚神更神气了:“当然,我和一般的帚神不同,我是高贵的竹子条编成的帚神。”

    晴明信了。

    “你有什么条件?”他拍了拍手中的扇子,又问,“先说好,我没有勾玉,金币也不给。”

    帚神一脸高傲:“你这个人实在是庸俗,我其实就想要你庭院里最值钱的那个东西。”

    晴明一想,哦,庭院里最值钱的,那棵万年常粉的樱花树啊。

    妥。

    交易很愉快,帚神说晚上再来,晴明哼着小曲儿回到了庭院,拿了张许久不舍得用的蓝符,随便写了个'浪'字,就“啪”出来了个腿姐啊不灯姐。他看着许久没见过的ssr式神,忍不住笑出了声。

    “晴明啊,你为何这么开心啊?”

    练完箭打着赤膊的博雅大大咧咧坐到他对面,看到了坐着个灯晃晃悠悠飞来飞去的腿姐啊不灯姐。

    “噫,怎么你又偷渡回欧洲了?”

    晴明把帚神的事情跟他一说,他勃然大怒,“你说说你是不是蠢!你刚把茨木传记解锁完让他在庭院举悬赏牌,那扫帚要的是茨木啊!”

    晴明目瞪口呆。

    哎呀我的崽!

    孩他妈,不,友人博雅一撸袖子,“又是帚神,老是帚神,哪里都有帚神。走走走跟我削他去,我今天不削死他不算完!”

    晴明拦腰把他抱住,“你冷静啊,世上帚神千千万,竹子编的也不少,你知道该打哪个?”

    博雅身上挂着个晴明还是试图往外冲,“那就一个个打,探索挑战副本无限刷。”

    晴明都快哭了,“我不吃寿司了你放过我!”

    这时候,贴心的茨木童子放下手里的悬赏牌,往那儿一坐,就开始安慰自家阴阳师。

    他是这样说的,“他来一次我揍他一次,怕啥?哼,区区一个帚神就慌乱成这副模样,你们甚至不及我挚友的一根手指。”

    博雅一想,也是啊,茨木本身也是个大杀器啊,就不再坚持了。晴明松了口气,也顾不得计较茨木的话。

    当天夜晚,帚神果然来了。

    它蹦蹦哒哒弹进了晴明的庭院,“高级狗粮啊我来……啊别打!!别打我的胸!!胸是空心的啊!!!啊怎么还有双腿也在打我!!”

    趁乱蹭经验的幼小灯姐嫣然一笑继续打,然而博雅眉头一皱发现此事并不简单。

    “晴明,他骗你!他胸前是空心的,怎么可能胸有成竹?”晴明义愤填膺,“我觉得也是,就说呢,他一扫帚没事儿在身上围块布干什么。”就在他们说话的空当,茨木已经把被揍得扫帚条乱飞的帚神抡起来扔出了门,又举起了悬赏牌。

    帚神想,这不行啊,打不过啊。就又去找晴明,“你给我把茨木的右胳膊也砍下来,不然我就让你再变非。”

    晴明是那种为了变欧不要崽子的人吗?显然不是。

    于是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回到庭院向茨木童子痛诉帚神的胆大包天。茨木倒是很淡然,“他砍得断就来砍,砍完了我大招还能多个爪,照样拍他。”

    偷偷在门口听他们的对话的帚神呜呜哭了,扭头冲进晴明的庭院,指着——用自己的笤帚尖——茨木说:“真正的鬼王还没来!你等着!”又指着晃着大长腿跃跃欲试就要冲上来的灯姐,“你别过来!打我经验少!还不够你塞个牙缝的!”说完秒怂扭头就跑,所经之处无不风尘滚滚。

    “帚神扫地应该挺好用。”晴明念叨了一句。

    第二天,如他所说,真正的鬼王来了。

    “茨木童子,我来此地是为了寻你。”

    红头发,没眉毛,娃娃脸,特效炫酷的大嘴葫芦,没毛病。

    茨木童子看见酒吞童子那一瞬间就带着爪子冲了过去,“吾友!你来支配我的身体了吗?!”

    博雅揪住他袖子,“哎你别去,还不知道他来找你干什么呢!晴明!来帮忙按住他!”

    晴明本来看着是酒吞就很放心了,这时候更是特悠闲地一抄口袋,“你急什么?再说咱俩拦得住吗?”

    博雅有点儿尴尬,松了手,说了句“那我不管了啊。”就潇洒地出门打狩猎去了。

    这边儿酒吞冲茨木皱皱脸,“你能不能有点儿别的追求?”顿了顿,估计也觉得自己这话问得多余,刻意地清清嗓子,“行了,本大爷听说你居然为人类所驱使,特地来带你回去的。”

    晴明一抬手。

    “可是,酒吞童子啊,你知道你是从哪儿走出来来的吗?”

    酒吞一低头,完,脚下一个歪歪扭扭的六芒星。
    他脸刷的就黑了,咬着牙问茨木,“你是不是也……?”

    茨木童子也一副不堪回首的模样,“那什么,我不是去找吾友你的时候走错路进错阵了么。”
    晴明特熨帖地劝他俩:“反正你俩都来了,就将错就错吧,我这儿好酒少不了你们的,你们想怎么喝我都不拦。”

    酒吞脸色仍然很差,茨木光顾着一脸崇拜看着酒吞,局面变得有些尴尬。为了缓和气氛,晴明开始扯话题。

    从茨木刚来的时候如何英勇作战说到刚拿到手的灯姐到底该叫灯姐还是腿姐再谈到博雅的奶子真是赞,愣是没人搭理他。

    晴明不服。

    “说起来,帚神说真正的鬼王,我还在想是谁,居然是酒吞童子你啊。”

    酒吞终于有反应了,他一抬头,“怎么?安倍晴明你不信?还是觉得我算不上鬼王?”

    晴明还没来得及回答,茨木就张嘴了:“吾友!你在我心里就是真正的鬼王!让我们一起让所有妖物臣服吧!”

    这话一出口,气氛忽然冰消雪融。

    红头发的妖怪脸依然板着,神情却舒缓了很多,扬起下巴冲晴明点点。

    那意思是还得晴明再说一句。

    晴明被秀得烦躁,“是是,你是唯一的鬼王,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王的鬼王。

    酒吞那边总算消停,把葫芦拿下来横放在地上,往上面一靠,特别大爷地对着晴明说,“既然如此,我就暂且留下吧。茨木,”他忽然转身盯着茨木童子,“你记得,我不会和弱者为伍。”

    茨木面露狂热,眉宇间充溢着戾气。

    “尽我之力。”

    晴明看着他们的对视,竟然说不出话来。

    博雅啊,你打狩猎为什么还不回来啊!孩子中二管不了了!

    是不是所有ssr都这么中二啊?

    看了全程的灯姐抱着手臂冷冷一笑,“哼。”

    

评论(3)

热度(81)